骨癌挫败女强人--拜药师经癌症消 体证法师修药师法门重生的故事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5-06-17 点击次数:

 

骨癌挫败女强人--拜药师经癌症消 体证法师修药师法门重生的故事

骨癌挫败女强人——拜药师经癌症消   体证法师药师法门重生的故事       法师因病重生   您可以想象一个对佛法完全不了解的人进入空门吗?   如果不是因为一场病,体证法师今天依然周旋在商场,赚那花花绿绿的钞票,和人争长短,计较这个、计较那个。   二十年前,当事业如日中天,一年净赚千万新台币的商场女强人,活在蜜运中,也准备走向红毯的另一端。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美好,人生应该是无憾的。然而就在那时,医生宣判了她的「死刑」:她患上骨癌,只剩七个月寿命。踏空的心像跌入了无底洞,缓缓的被黑暗淹没。人生为什么是这样的结局?她不明白,不甘心。她吶喊:为什么是我?   有人劝她归依、吃素。在绝望之际,她向古早时代的妇女般,银牙一咬:「好,我去归依,我去吃素,我去出家!」一个计画却在心理悄悄进行:「当时,我抱着存心骗骗佛菩萨的心理,再去还俗也不迟。反正我没说,佛菩萨也不会知道。」   七个月又七个月过去了,转眼超过了医生当初宣布的期限,快二十年了,体证法师还好好的活着!她是怎么走过来的?法师缓缓道出她生命中的见证、人生的历程,从一个身在佛门,心在门外,到一个身心投入的出家人,时光不曾停止流动,如何把心安住,繁华落尽见真淳。   事业巅峰患骨癌   问:法师如何发现患上骨癌?在您事业最巅峰的时期,您可曾想过生命会如此脆弱?   答:从没想过。出家前,我的生意做的很大,牛排屋、四川馆子、吃香喝辣的,还经营宾馆。对不起,做的都是不净业。当时我已准备当农历八月新娘,正是人生非常美好的时期。六月份我的手指莫名其妙长出一颗肿瘤,开始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觉得长了一颗肿瘤很碍眼,影响美观。 大家都劝我去开刀,甚至有一位医院院长的朋友愿意免费动手术。但我没马上去就诊,因为我不相信会有什么事发生。那是事业巅峰期!权位、汽车、洋房、别墅、银行存款,我都不缺,也准备当新娘子,人逢喜事精神爽,怎会有事发生?而且我迷信,农历七月不可以开刀,所以就等到八月一号才开刀,结果七天后化验报告证实是恶性肿瘤,已经蔓延到其他骨头。我原本要当八月新娘,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医生说要把手腕切掉,我回去考虑后,再去做断层扫描,癌细胞却已蔓延到手臂要齐肩切掉。我当时的男朋友很好,给我很强的意志力。他说,他会帮我做一个最美丽的义肢。他不会放弃我,会娶我为妻。   一切发生得太快,根本没有多余时间让我考虑,不到一个月,再回去做扫描时,医生神情凝重地对我说:「你回去吃好的,睡好的,尽量享受你的人生,之前你的人生是彩色的,往后你的人生将是黑白的。因为癌细胞已经蔓延到半边身体,手术治疗不行了。」我回去以后也没有特别去做治疗,因为当时台湾还没有化疗设备。我只做了一次钴六十(类似现在的化疗),就没再做任何治疗。   富有却不曾享有   问:那时您是否有被判死刑的感觉?   答:我一个礼拜瘦了十公斤,当时的感觉难以形容。我本来什么 都有,剎那间什么都没有了。生病前我很会赚钱,学佛前更是 充满贪瞋痴,老担心人家「污」我的钱,甚至在办公室里放张 躺椅,就这样睡了七年,就为了守住这些钱。所以当我的别墅 入伙时,按照一般习俗,主人得先「入伙」住一个晚上,当躺到床上,我才发现不会睡床铺。为了钱,我不惜受这些苦,足见那种贪瞋痴多可怕。   问:后来为什么归依出家?   答:我当时也不肯归依,也不吃素。我那时忙生意、应酬,归依不容易,吃素更不容易。我到寺院时,都是穿著义大利名牌的貂皮大衣,蹬着高跟鞋,可是毫无善根。 如果不是病魔把我折腾到没有办法,我不会去出家。我是因为有一位师父跟我说:「如果你要保命,你要舍弃现在的荣华富贵。如果你没有办法舍弃,那么你可能什么都没有,包括生命。」于是我想:好!去吃素,去出家,好了以后回来再打天下,赚大钱,盖大庙,供养师父们。那时候有一个错误的观念:万一我往生了,出家后有师父念经,以后再来当人,我也会很有钱。   出身贫穷重财富   问:你对钱财如此执着,后来如何放下?   答:感恩一位师父,他告诉我要用不净财换取净财。所谓不净财,即是经营杀业、邪淫、妄语、喝酒等行业。我做的行业—-开牛排屋,和杀生有关;开宾馆,很少正常夫妻会去那里,而夫妻关系以外的亲密行为都是邪淫;至于盗,生意做的那么大,黑白两道当然都有来往。巴结官员,漏税等等,这也是盗。算来算去,五戒之中我「全犯」了。   问:钱对您的意义是什么?   答:世间很多人不都在为累积财富而快乐吗?我当时觉得在钱的数字后面加一个零是非常快乐的事情。   问:但是他们都在享受赚钱的财富,你却在握有的当下无法享有。   答:这可能跟我的家庭背景有关系。我小时家里非常贫穷,当军官的父亲因为受伤,靠补助金过活,后来改行当煤矿工人。我们住在眷村里,小学时,写错字,没有橡皮擦,擦的练习簿又黑又破,常常被老师打。于是回到家就吵着要橡皮擦,可是家里穷得连三、五毛钱一个的橡皮擦都买不起,只得由妈妈出面向邻居借钱,却因为旧帐未清新帐又来,遭人白眼。   从那时起,我对妈妈说,长大后无论如何要赚很多的钱,买三层楼,买大房车,妈妈问我:「你哪里有钱?」当时我对她说:「即使桌子底下有一毛钱,用爬我都会爬回来给您。」这些小时候的经历,无形中长养了我的势力眼和怀疑心,也让我深深体会到钱的重要,直到我去念佛学院,懂得佛法之后,才明白世间财是会用完的,是有限的。生命只在呼吸间,每天为那些数字烦恼,争到最后自己也没得到什么。   拜药师经癌症消   问:您出家之后如何安住?   答:惭愧,从生病到出家的三个月,有位上人看我病到这样,叫我拜药师经,当时我很贡高我慢,说拜阿弥陀佛就好,不是佛佛道同,法法相承吗?有一次,我病入膏肓,当下才想到要拜《药师经》。当时我的师父要我一字一拜,我不肯;后来改为一句一拜,就试着拜看看。结果散心漫意地拜到第五愿时,竟然莫名其妙在大殿上放声大哭。   我不是一个资优生,很贡高我慢,最初师父要我拜《药师经》,我居然翻一翻,也不拜。选择持咒,也不肯持诵整句咒,只持咒语后面的真言(即咒心)。但是经过这一次体验后,我才心服口服。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决定弘扬药师法门。   问:您是出家后多久发现癌细胞没有了?   答:一年以后。我出家后,有一次梦见自己的手指跳出一条虫,虫的头上带着一顶新疆帽子。中国人不是有一句话说:「虫出病除」吗?一年后去复诊,医生说癌细胞没有了。于是,决定读佛学院,期间身体也出现一些状况。所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于是开了好几次刀,第一次开刀切除子宫肿瘤,再来是卵巢,还有肠子莫名其妙的沾粘,然后是盲肠,都是急诊,每一次都差那么一点就有生命危险。单单子宫就开了几次刀,本来很好的医生,遇到我就束手无策。   我一直寻思,是医生的问题,还是我业障深重呢?我一共开了七次刀,看起来好象是一个正常人,其实身体该拿的都拿掉了,留下来的没有一件是完好的。我还有高血压、糖尿病、血糖问题、胃出血、甲状腺毛病,鼻子有点歪曲,还有末期C型肝炎,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总有一种无常感,如果娑婆世界需要我,众生需要我,我就留下来。   你知道台湾的道证法师吗?她原是一个肿瘤科医生,却患上癌症,她放弃所有的治疗,一路走来,活了十七年,也算奇迹。她痛苦时很慈悲,对那些众生说:「我将以修行功德回向给你们,请你们与我和平共处,不要让我那么痛。」我想她的心愿和我差不多,留着这个色身滋长法身,众生因此得到很多的见证,佛法真的很不可思议。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