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感应篇浅释:七种阴恶(二)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5-11-28 点击次数:

 

 太上感应篇浅释:七种阴恶(二)


 

     
 

 

  第四种阴恶:叛其所事。事,是指承事、为他人办事;所事,是指所承事的人,例如,上级是下级的所事,父母是子女的所事,主人是仆人的所事,老板是员工的所事。叛,就是“背叛”之义。因此,“叛其所事”的意思就是,背叛他所承事的人。这里所说的“背叛”,未必是行为上很明显的违逆与对抗,由于是阴恶,所以主要是指内心对上级的违逆与不忠诚,以及行为上对上级所吩咐的事情消极应对。例如,对于上级很着急要完成的事情,嘴上不说不办,但行为上却磨磨蹭蹭,故意拖延;对于那些根本不用着急承办的事情,却迅速加以承办;或者,上级关照完成此事,却去完成另一件根本不相干的事情;或者,在背后暗中拆台;或者,在上级遇到危难的事情时公然背叛。

  “叛其所事”之人,虽然维持着承事他人的外相,而内在的心相却是希望所承事之人衰败、倒霉、遭遇痛苦,由于顾虑到自己的福德势力远远小于所承事之人,所以只能暗中使坏,耍心眼背叛主人的意愿。这样的人会遭遇什么恶报呢?

  首先,此人一生当中很难有升迁的机遇,因为任何一个人的升迁都必须依赖于贵人的提拔。所事之人是自己生命中所遇到的最直接的贵人,应该好好恭敬与珍惜,忠心耿耿地加以承事;现在对身边最直接的贵人,不但不恭敬,反而内心疏远、背叛,行为上暗中抵触,这就从根本上失去了被提拔的机会。

  其次,会使得内心的傲慢增上,从而目空一切,惹祸上身。背叛领导的人,是极其傲慢的人,他们长期只会观察别人的过失与错误,很少观察他人的恩德与功德,因此内心会增长傲慢、蔑视与怨恨,不愿意从他人那里学习他人的长处。有了傲慢、蔑视与怨恨的心理基础,就会有背叛与抵触的想法。一个人如果内心充满傲慢,并有背叛与抵触他人之心,迟早都会遭遇人生的重大变故。

  再次,以对领导不忠诚的心,会吸引周围的眷属、朋友等对自己不忠诚,从而增上内心的不安全感。人生所遭遇的事情,都是内心世界在外面的投射。自己对他人不忠,就会在内心积聚“不忠”的业力,业力成熟之后,就会上演眷属、朋友背叛自己的事件。所以,要想他人对自己忠诚,就必须先做到自己对他人忠诚。

  三国时代,吕布原来是丁原的部下,丁原对他非常信任,但后来为了投奔董卓,他却杀了丁原。承事董卓之后,做了董卓的义子。但后来,又为了投奔王允而杀了董卓。最后,吕布被曹操所擒,曹操想收降吕布,刘备对曹操说:“您难道不知道吕布当初承事丁原、董卓,却又亲手杀掉二人之事吗?”曹操听了这话,顿时悟到吕布是一个善于背叛的不可靠之人,于是命人将其吊死。就这样,吕布因为“叛其所事”的恶业而丧失了性命。

  民国年间,诗人徐志摩出身于浙江一富人家,他的原配夫人张幼仪,端庄善良,尊重丈夫,孝敬公婆,贤淑稳重,善持家务,与徐志摩育有一子,深得徐志摩父母的喜爱。但徐志摩在英国留学期间,却看上了另外一位女留学生林徽音。为了追求林徽因,他昧着良心强行与张幼仪离了婚,但林徽因并没有答应徐志摩的追求,而是与另外一个男人结了婚。徐志摩留学结束回到北京之后,不久又看上了朋友王庚的妻子陆小曼,两人交往过密,致使陆小曼与丈夫王庚离了婚,与他成了婚,当时徐志摩与陆小曼的婚事遭到了双方父母、师长以及朋友的指责与反对。实际上陆小曼是一个追求享乐的人,这使得徐志摩与她结婚之后并不感到幸福。在徐志摩三十五岁那年,他听说林徽因要在北京举行一场演讲会,为了听林徽因的演讲,他买了从上海赶去北京的飞机票,结果飞机在中途失事坠毁,徐志摩也因此命丧黄泉。当时不少人都认为,这是徐志摩背叛结发妻子、朋友、父母的恶报。

  从以上两则公案可以看出,为人不忠,必然会遭到惨痛报应。实际上,忠诚是获得人生快乐不可或缺的心理要素。只有忠诚才能心安,只有忠诚才能问心无愧,只有忠诚才能有安全感,只有忠诚才能有和谐的夫妻关系乃至家庭的幸福,只有忠诚才能有蒸蒸日上的团队。要想获得人生的幸福,一定要培养忠诚的秉性,远离背叛与抵触之心。

  第五种阴恶:诳诸无识。无识,是指没有智慧与辨别能力而容易受他人欺骗的人。诳诸无识,就是欺骗那些没有智慧的无识之人。

  我们知道,人生的一切失败与痛苦都是源于错误的取舍,而错误的取舍又源于认知上的错误。隐藏在人内心的谬见,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子,它可以把一个人害得很悲惨,却不为被害人所知。用刀杀害人的身体,只是夺走了此人一生的幸福,而用错误的见解毒害人,则会害他生生世世。所以,人生最阴毒邪恶之事就是用谬见来欺骗他人,尤其是欺骗那些没有智慧的人。本来,对于那些没有智慧的人应该心生怜悯,想法设法帮助他们,让他们离苦得乐。但现在,不但不去帮助他们,却反而用不真实的妄语来欺骗他们,使他们相信这些妄语,然后饱受妄语的危害,这是内在没有慈悲心的表现,罪莫大焉。

  例如,对于那些愚昧的人说:“人没有前世后世,人是偶然而生的,死后就如油灯熄灭一样,不会有后世的;没有前后世的缘故,就不会有天堂地狱;没有天堂地狱之故,人作恶也不会有恶报,行善不会有什么善报。”愚痴的人听了这样的妄语之后就会信以为真,信以为真之后就会滋生“今生要捞一票,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邪恶人生观。在这种邪恶人生观的支配下,就会无恶不作。但是因果定律是永远不会失坏的宇宙间的第一定律,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持这种邪恶人生观的人,要么今世就会遭受恶报,要么来世堕入三恶趣饱受各种难忍的痛苦。这都是被最初的妄语者所害。

  又如,有人著书立说鼓吹:“性是人类的本能,所以不应该加以约束,而应该顺其自然、及时行乐。”在这种邪见的蛊惑下,不少没有智慧的青少年踏上了不知廉耻的邪淫之道,不仅今世饱受其害,也摧毁了自己的来世。又如,有人立论说:“马穷被人骑,人穷被人欺,所以人不能善良。”在这种邪见的影响下,很多人变得好似猛兽般凶残,并将行善者看作是十足的傻瓜。但实际上“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因果律从来就没有失效过,作恶的结果必然使自己和他人遭遇诸多痛苦。在当今这个时代,特别是很多文艺工作者,不去弘扬正能量的因果正见,在他们的所谓文学作品中,却到处充斥着“杀盗淫妄”的教唆。在其作品的影响下,很多青少年都丧失了因果正见而步入歧途。

  对于“诳诸无识”这条恶业,能写会说但却没有因果正见的人很容易违犯,而且一旦违犯,其所遭受的恶报也是非常惨痛的。《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在书中写了许多助长邪淫、偷盗和杀生的情节,使得很多没有智慧的人看了之后心生杀盗淫之念,结果施耐庵的儿子、孙子、曾孙,生下来全都是哑巴。《牡丹亭》一书描写男女私奔,且用词华丽,使人看了之后顿生淫念,受其影响,不少人把追逐情爱、私奔之事误认为风雅,该书作者汤显祖死后,曾有死而复苏之人说,见到他被关在阴间的暗室中,备受蒸心热骨、肤裂肉开之痛苦。《西厢记》的作者王实甫,善于描写男女偷情私会的情形,使得许多人看了之后心起邪思,因而备受阴谴。书未写完,忽然无故昏倒,嚼舌而死。所以,一个善良正直之人,切莫用谎言去欺骗与迷惑他人,使他人饱受谎言欺骗之苦。

  摘自《太上感应篇浅释》(明如居士 著)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