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记勿食众生肉
出处:护国龙王寺 录入:管理员 上传时间:2015-06-10 点击次数:
据媒体报导,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陈志武在北大演讲时,谈到毒黄鳝问题。他说,当年七月,他到苏州参加会议用餐时,一位科学院环境研究所知名学者对他说,你们知道如今的黄鳝为什么长得这么快吗?就是因为饲养者用了生长激素,人吃了黄鳝,这些激素在人体七、八年还要发挥作用。陈志武说,听到这话之后,吓得那些与会学者们没人再敢吃黄鳝了。陈志武还说,我有一个亲戚是卖豆芽的,他对我说 :「这些豆芽不能吃,用了激素,本来要五天才能长大的豆芽只要一天就长好了。」本村人知道这些,都不去买这种豆芽,都是卖给广州,一卡车一卡车,一夜之间就到了广州菜市场。      不仅黄鳝、豆芽,还有广东、香港人最爱吃的大闸蟹,也是用生长激素喂养的。 江苏是中国盛产大闸蟹之地,有600多个蟹场。香港广东的大闸蟹,多是从江苏运来的。香港《壹周刊》曾报导说,「香港人喜欢吃大闸蟹,蟹价越来越便宜,几乎成为市民家常便菜。大闸蟹卖得愈便宜,市民吃得愈凶。」大闸蟹怎么越卖越便宜,是大丰收吗?该刊记者专程到江苏蟹场采访,结果发现,那些大闸蟹都是用激素快速养成的。湖里的大闸蟹一般至少两年才能长到二两以上,但江苏养殖场的大闸蟹,使用激素之后,都是一年蟹,当年下苗,当年养成上市。记者把从江苏蟹场买回来的螃蟹送到香港「标准及检定中心」化验发现,蟹肉里不仅有生长激素,还有多种对人体有害的抗菌素。      江苏使用高科技养蟹闻名的「大发水产养殖场」徐场长对香港记者说:「从蟹苗到上市,至少要十种药,例如氯霉素、土霉素、乙醇、痢特灵、诺氟沙星、恩诺沙星、病毒灵、多西霉素、己烯雌酚(雌激素)等等。」他还谦虚地说,他们比较守本份,福建人更毒,在蟹产卵时喂避孕药,这样母蟹不会变瘦,蟹苗更容易长大。说着,这位蟹场负责人捞出两只大蟹对记者说:「你看看,多凶,不吃药哪有这么凶!」 当记者问这么做不是害人吗?这位场长直率地说:「现在的鱼类、家禽类,哪一样不是靠药物长大的!」你不这样做,别人做,你还能做生意吗!      香港记者在江苏蟹场看到:工人将药物搀入饲料,站在船上撒饲料,有如天女散花。江苏的大闸蟹,多数销往香港、广东,而且使用飞机运,当晚捞蟹,次日上午就运到香港、深圳,下午就上市,晚上香港人就吃到嘴里了。那位徐场长透露,为了防止运输途中大闸蟹死亡,他们在捕蟹前再喂一次抗菌素。而24小时后,那些抗菌素就经蟹肉到了港人肚子里。 香港记者说,在「大发养殖场」附近路上,随处可见「蟹药店」。他们进去一家,卖药人一下子拿出十多包不同种类的药物,并告诉记者用法为:土霉素每百斤饲料搀500颗、痢特灵每百斤饲料搀8两、乙醇每百斤饲料搀9两…… 《壹周刊》记者把从港九、新界、深圳、江苏四个地方买回的12只大闸蟹,送去化验,结果发现11个样本有土霉素,6个样本有氯霉素。      土霉素属被淘汰的抗菌素,因副作用太多,已很少使用;而氯霉素属香港违禁物质,因会压抑骨髓功能,影响人体产生血球和血小板,导致贫血、抵抗力下降和凝血困难问题。孕妇吃了含有土霉素的毒蟹,胎儿的骨质会变灰、变脆。香港记者在江苏了解到,蟹场附近的女性,很多因吃了带毒的大闸蟹而有流产症。在「大发蟹场」附近住的周红梅说,「我生在水边,吃水产长大,怀上三个孩子都流产。后来医生禁止我吃螃蟹,说里面的药物会对我不利,我照做了,才有了这个小宝宝。」      除了使用激素、抗菌素,江苏的蟹场还使用死猫、死狗、死鸭禽等喂养大闸蟹。江苏「新群蟹场」被称为「李叔」的负责人的床下就放着两只未剥皮的死狗,还有一堆死鸡鸭。他说,「一星期放一次,蟹特别喜欢吃烂肉!」香港记者看到蟹塘中浮着一只剥了皮的死狗,两只大闸蟹爬在狗上进食。水面的狗血红中带紫,狗头呲牙咧嘴,样子很恐怖。但那位「李叔」却很轻松地从他的床下拖出一只死狗,剥去皮毛,拎着狗腿对记者得意地说:「这是天然饲料,我的蟹营养丰富,从小吃肉,不象别人的蟹从小吃药!」 但这些狗都是走私团伙将路上的狗用剧毒氰化钾毒死后,拿来出售的,本身就是毒狗。养蟹的人说,现在大闸蟹饲料有两种:素和荤。吃素就是喂激素,以及土霉素、氯霉素,金霉素等抗菌素;吃荤就是往蟹塘里扔死狗、死猪、死鸡、死老鼠、死鱼、死虾,这叫「天然饲料」。      江苏阳澄湖出产的大闸蟹最出名,但据水产部门统计,阳澄湖的一级大闸蟹,每年只产一万三千只。但去年香港人吃了一千三百万只螃蟹(平均每人吃两只),可见大部份都是冒牌货。江苏淡水研究所工程师唐天德说,现在全中国除西藏外,都说出售正宗阳澄湖大闸蟹,但八成以上是杂种蟹、是毒蟹。      广东人、香港人还喜欢吃乌龟,认为大补。但养殖户用避孕药替乌龟增肥,本来五、六年才长大的乌龟,现在一两年就能上市。香港人和广东人还喜欢吃蛇,但据深圳《晶报》报导,蛇场为了使蛇在短期内份量加重,也喂避孕药。深圳、香港市面出售的蛇,体形肥肥大大的都是食药蛇。广州《南方周末》报导,中国每年生产700吨诺酮类(一种抗菌素),但其中有一半被蟹场、蛇场、乌龟场、黄鳝场等养殖业用掉;再加上其它种类的抗菌素,不知总数有多少吨,最后全部转到了香港人、广东人,以至各地中国人的肚子里,不知慢性杀死了多少国人。谁知道SARS病是不是这些毒药经毒动物再转化到人体后产生的呢 ?专家们不是说这种病毒以前只在动物体内产生过吗?这些毒螃蟹、毒蛇、毒黄鳝、毒乌龟等,只是当今掺毒食品的巨大冰山一角。      在国人突然有了发财致富的机会、却又处于一个无法无天的道德真空(既无宗教信仰,传统伦理也全部沦丧)状态下,那种不顾一切赚钱的欲念,可以诱发出人性中最冷漠、最恶毒、最疯狂的部份。象往西红柿、葡萄等水果上撒药、涂色以增加鲜亮等,都根本不足一提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食品检验制度又远远不完善,同时人为的腐败漏洞比大闸蟹还多。例如香港记者曾在江苏蟹场问那位徐场长,「国家有没有禁止或者化验标准?」 场长毫不忌话:「你不了解国情吧!放药多少靠经验。上市测试也没个准,他高兴就放行,不高兴,再干净也没用!」      当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被称为最勇敢的人。但今天,敢吃中国大闸蟹的人,还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进入了一不怕苦(吃蟹好辛苦)、二不怕死的境地。但他们不是正在被“谋杀”吗!你或许可以大略了解,什么是病从口入,以及为何现在有越来越多莫名其妙的病了吧!      愿这段文字能使那些嗜肉者警觉。并希望遍告您周边所有的人。并让他们懂得世间有情众生皆是平等的。所有动物,鸟兽虫鱼,都与我们一样在这个地球上以它们不同的方式生存,它们与我们一样有血有肉五脏俱全,一样有情有识生儿育女,它们与我们一样在这个世上忙忙碌碌地讨生活,它们一样天同覆,地同载!当您走出那些水泥礁砌的楼房,走向山,走向水,走向它们所居住的地方,仔细聆听它们的声音,仔细观察它们的活动。您就会知道它们是怎样认真地生活着。      也许您觉得蚊子苍蝇很讨厌,但您要知道它们有着非常敏感的意识。只要您拍一拍把掌,或是把手轻轻地靠近它,它立马飞远。它们与我们一样热爱生命。据科学考察发现地球已有五十亿年的历史,而我们人的寿命仅只百岁,那么,在这百岁以外我们又在哪里?世上有情众生每天都在不断地生生死死。佛学上说,我们人都有三世:过去,现在和未来。之所以其它动物与我们有所不同,是因为前世所造之业力不同而所现之相不同。因此我们的生命就是这样不断地随业轮回,所以,我们有缘得一人身来这个地球,生于斯,长于斯,很不容易,我们应该珍惜,我们也应该允许其它的生命来这个地球上生活。不要伤害它们,使它们因为我们的行为而不安,或是为了我们的一餐之足而牺牲,纵然它们伤害了您的利益,纵然,闹得您不安宁,您也应赐予一颗宽容和谅解的心。同情它们的遭遇,怜悯它们的不足与卑微,用可爱的眼光看待它们,懂得这一点,您就积得无量的福德。      人既重其生。物亦爱其命。放生合天心。放生顺佛令。      放生怨结解。放生罪垢净。放生免三灾。放生离九横。      放生寿命长。放生官禄盛。放生无忧恼。放生少疾病。      放生子孙昌。放生家门庆。放生观音慈。放生普贤行。      放生悟无生。放生生死竟。放生与杀生。果报明如镜。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大势至菩萨      南无地藏王菩萨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随喜转发,功德无量!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