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美是学佛(四) 畜道灵性 太多感动
出处:护国龙王寺 录入:管理员 上传时间:2015-05-25 点击次数:
 人生最美是学佛(四) 畜道灵性 太多感动   佛陀在《地藏菩萨本愿经》中说:“若遇杀生者,说宿殃短命报。”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中说:“诸余罪中,杀业最重。诸功德中,放生第一。”   且说一事。在我犯下打瘸狗腿的恶行之前,家里还养过一条日本狆叫笨笨,是交情很深的邻居送来的。不久赶上“非典”时期,一些猫狗都成了被宰杀的对象,好心的邻居又把笨笨带走了,要送到外地姐姐家。当天晚上,我睡不着,突然耳边很清晰地传来笨笨的叫声,叫声很大,带着些惊慌,一直停不下。我忍不住叫醒了妻,问她听到笨笨的叫声没有?妻说怎么可能呢,笨笨不是送走了嘛。我说那我怎么就听到了呢,就像它又回家了。妻说,那你就是想它想出来的,现在狗都到了旅顺,现在也该睡觉啦;你听到它叫唤,根本就是没影的事儿。   我曾经暴打过笨笨。那天晚上,我带它遛弯时,转了一会,这小东西突然自己跑远了,我好容易在灌木丛里找到它,气不打一处来,就胡乱蹬了它几脚。笨笨疼得受不过,尖声叫着,往山上跑去。一溜烟没影了。我找了半天,只好回家。路上担心它从此会变成流浪狗。到了家门口,一抬头,笨笨正蜷缩着身子蹲门前。   我急于见到邻居。许多日后,从邻居那里得知,笨笨那晚被送到旅顺后,暂时被放在一个院子里,和一条体型很大的看家犬拴在一起。可能是害怕,也可能是想家,可怜的笨笨整整叫唤了一夜。看门的人给它什么都不吃,只是不停地叫。直到邻居的姐姐来了,才好些。   学佛后,知道畜道众生也有佛性,我不禁联想到笨笨。为什么我会听到它的叫声?难道是一种人与狗之间的心理感应么?在狗狗处境困难的时候,它不计前嫌,是否想让我帮它?或者,这个时候它格外想念我?我无法找到答案。我写到笨笨,同时也是想深深忏悔我对它曾经施加的暴力。笨笨,原谅我,好么?现在,你在哪里?   学佛初时,我的办公室里有好多蟑螂出没。从电话座机底座到小型音箱的底座,都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小强。虽然我不敢再开杀戒,但每次见到小强在案头跑动,都要厉声呵斥。那时我的心性还是冥顽的;自恃人形的高贵,蔑视畜形的卑贱。后来我买来了药,提前警告小强们赶紧离开。同时我也给它们读经念佛。等到了单位老楼装修我要搬出办公室的时候,奇迹发生了:所有的蟑螂都消遁了,像电话机底座等地方一只也找不到了。   我是逐渐理解动物的灵性的。或许佛性太神秘,我观察不出来;但通过几年的放生,我前所未有地感知到,被赋予貌似愚笨体型的畜道众生,真的是充满灵性的,甚至和人是心灵相通的。放生中出现的一些感人至深的情形,是我终生难忘的。我不得不相信,在与人类身体迥然不同的鱼形或龟形等等躯壳里,真的存在着能和你沟通的那颗心、那份情。   我在日记里陆续地留下了一些点点滴滴的记录,顺便摘取几则。   “就在眼前,水下还有一条泥鳅始终伏在石上不动。我担心它是否受伤、要死了,就用小木棍戳戳它,谁知它一扭身,飞快地游动起来,眨眼就不见了。它不是伤员,它是健康的;可它却在石头上、在我面前,静止地趴伏了将近二十分钟,来听我念佛。”   “我把几条鲫鱼放到水里时,一条鲫鱼并没有急于跟着同伴离开,而是先游到我跟前,我伸手抚摸了它,它才肯于离开了。”   “两条鲶鱼并排游到我面前,两颗大黑脑袋紧紧挨在一起,张着扁扁的嘴好像笑眯眯的,样子很是可爱,憨态可掬。我抚摸着它们异常滑腻的脊背,告诉它们赶紧离开,其中一条很快游走了。另一条沿着池边不紧不慢地游了一段,然后依然游回来,再次停到我面前。我说:阿弥陀佛!旁边有人,你不走,我怎么能走呢?它这才一掉头,隐没到水里,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被放生鱼类的这些行为意味着什么?我不想去猜测。我只是庆幸自己对放生的选择;只是从心底深切地感觉放生真好,生喜悦心、生清净心、生慈悲心。令人有满足感,甚至成就感乃至幸福感。凡人碌碌,能救小生灵,便是大作为了。   放生,还会令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感和美妙感,看到这些本来被囚禁在商场鱼缸里待售的生灵急不可耐地在大片自由的水体中迎来了回归大自然的新生活,想想这些生灵因为你的行为而得以如此幸运地避开了像同类那样极短命死去的既定归宿,心里真是有说不出来的高兴和欣慰啊!   在明泽湖,我放生的主要是泥鳅。学佛前,我常常用剪刀把泥鳅断成几节,用来喂家里养的小乌龟。一条条小泥鳅被剪得吱吱直叫,我非但怜惜,还当成乐事对妻说:真有意思,这小玩意儿怎么还会叫唤?学佛后,我一度放生最多的就是泥鳅,为的也是忏悔当初犯下的杀生罪孽。   有关泥鳅的放生所见,虽然也很感人,这里就不说了。不知为什么,我特别想把“灰鸽子”的故事写出来,因为我一直在怀念它。下面是我“放生日记”中有关文字的摘录:.   7月26日:我中午未吃饭,到青泥洼大商超市选了整理箱,又买了三条鲤鱼,加了水,送到劳动公园荷花池里。路上为其三皈依,敬诵佛号、往生咒。往返三次。第二次三条,第三次五条,共十一条鲤鱼被放生。第二次,三条鲤鱼被倒到水里后,一条脊背灰灰的、显得有些单薄的鲤鱼,并没有像其他鲤鱼那样活蹦乱跳,转眼间就游得无影无踪了,而是伏在最浅处,脑袋都快露出来了,头朝向我,静静不动。   我默默地为它念佛,劝它离开,大约隔了不到半分钟,它缓缓地沿着浅浅的池边,慢慢悠悠地或者说恋恋不舍地游走了,身子在绿暗的水中依稀可见。不知为什么,我想叫它灰鸽子。第三次,我倒鱼时,灰鸽子又出现了,它没有停留,而是依然沿着池边慢慢游着,游到我前方不远处,它灰色的身影就缓缓地消失了。   7月31日:我为每条鱼念佛。七条鱼都游走不见了。随后我又把泥鳅放到水里,一些泥鳅就地留下嬉戏,池边一片欢快气氛。我念着佛号,一条不到半尺长的红鲤鱼游过来了,反复绕了几个圈子。这时我感觉灰鸽子的身影出现了,它慢慢地游来,若隐若现。游近了些,我看清了它单薄的脊背,灰色的体表,肯定是它,没错的。   我以为灰鸽子会游到我眼前,可它就像是要玩绕圈子,每次都是在离我一米多远的地方绕过去,我念着佛,它慢慢地游,池水是绿色的混沌的,但它的身影依然辨认得清楚。一条一尺多长的灰鸽子,一条不足半尺长的红鲤鱼,相游成伴,相映成趣。我想我该走了,回身拿起了放生箱,再回头,灰鸽子无影无踪,只有红鲤鱼优哉游哉……   8月15日:放生箱的底部漏水了。我把每条鲤鱼都拿在手里,为它们做三皈依。第一条、第三条鲤鱼,都没有直接游开,而是在我面前停留了一下,然后又在我眼前慢慢绕了个圈子,这才游走了。我想见到灰鸽子,它始终没有出现。   9月15日:买了两趟鲤鱼放生,共十三条。第一趟,有一条鱼翻了肚子,但念了几声佛号,就游走了。第二趟,死过去的鱼,气息奄奄。我守着它念佛,有孩子在看,这时家长过来了,突然喊起来,还有一条大鱼!我抬头望去,果然有鱼露出窄窄的脊背,在欢快地用尾巴打着水面,一时水面形成小漩涡,它没有露出脑袋,但我猜得出它就是久违了的灰鸽子!!   它游近了,我几乎触手可及,可灰鸽子就是不肯露头,只是慢慢地绕起了圈子,我惦记着翻鱼肚白的那条鱼,回头再看,灰鸽子无影无踪了。我继续念佛,鱼儿开始翻过身子向水下游去。   10月25日:买了小些的乌龟,八只罢。荷花池边,我一直在念佛,有的乌龟始终不肯走。我以为灰鸽子会露面,但无影无踪。我起身走到池子另一边,意外发现了灰鸽子,它一动不动地停留在水里,头似乎要露出来,头前是一块没在水中的石头。我走近了些,它还是不动,但尾巴轻轻地摆了一下。我说,谢谢你来看我,你好么?我看到它的鳍部上端露出白肉痕迹。它受了些伤。我给它念佛和往生咒。它还是一动不动,偶尔摆摆尾巴,但如同慢镜头一般。我说我再给你作三皈依吧。   它的头低了一些,身子前半部被水淹得深了些。随后身子偏了偏,我怕它坚持不住,会倒在水里。很是不安,便离开一会,看它如何反应。重新走回来,它依然如故,头对着没在水中的石头,身子从头到尾,不见有动弹的意思。我想去找石头扔到水里,谁知随意一抬手,只听扑通一声,我赶紧回头来看,灰鸽子没有了。我想它行动好快呀。隐隐约约,旁边又出现了它模糊的身影,水深了些,不清楚。再去看,就什么都没有了。   11月5日:我去了荷花池,放生后修习功课,念佛。期望见到灰鸽子。将近10分钟过去了,水中只有一群群的小红鲤鱼出没。我有些失望,突然我发现灰鸽子从我放生的那个池边,慢慢地向我游来,它贴着水边,显得从容而镇定,默默向前游着,待离我近时,遇到池底石头阻挡,它犹豫了一下,往回转了一下头,整个身子就隐没不见了。我心里在连连感谢它,默默为它念佛。这次我没有见到它的伤口,只是脊背鳞片的颜色变得浅了些,显得十分清楚。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灰鸽子”。我从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它,然而,我真的是想念它,担心它的伤、想知道它活得好不好。它肯定也是想我的,要不它为什么总会在我放生的时候出现呢?我感觉得出,它是忧郁和谨慎的。就在此刻,我为它留下这段记述时,我仍在想它。愿可爱而通人性的灰鸽子能往生极乐世界,虽然它只是一条鱼;但依佛所说,众生皆有如来性。   亲山居士   2015年5月18日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