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翁慈悲买鳖放生,小人无耻出卖恩公
出处:护国龙王寺 录入:管理员 上传时间:2015-05-25 点击次数:
 编者按:今天这篇故事,出自《六度集经》。     慈悲长者买鳖放生,无耻小人出卖恩人。   从前,菩萨曾经是大富翁,拥有无量财产。他一直尊奉三宝,慈悲心向众生。有一次,他在街上见到有人卖鳖,心中非常悲伤,于是问卖主价钱多少。卖主知道菩萨有普慈弘悲之德,广济众生,再加又有数不尽的财富,所以无论贵贱,均不会拒绝,如此卖主就道:“一百万。你要就拿去,否则我就回家煮了吃了。”菩萨答道:“很好。”即照此价买下此鳖。菩萨将鳖拿回家,用水洗净了身上的伤口,然后将鳖带到海边放生。菩萨看着鳖渐渐远游,心中悲喜交集,发誓道:“愿太山饿鬼之类众生,牢监地狱中之受苦者,能早日免除其苦难,身安命全就像你现在这样。”然后他又面向十方稽首祷告,合掌发誓道:“众生惶恐纷乱,其苦无量。我将成为天、成为地,为枯旱而降甘露,为漂溺于水者提供船筏,为饥渴者施舍食物饮料,使天寒无衣者有衣御寒,使酷热中暑者能吹清凉之风,给病人良药,让盲人得见光明,如果碰上有浊世颠倒之时,我将在此中成佛度脱那些受苦受难的众生。”十方诸佛全都赞赏他的誓言,道:“真好啊,您的志愿一定会实现。”   后来有天夜里,那鳖来咬他的门。菩萨听到门有声音,觉得很奇怪,派人出去察看,见是一只鳖,就回来告诉菩萨。于是菩萨走出门去看,只听那鳖忽然开口说人话:“我受菩萨重恩,得以不死,保全性命,但却不能报答您的大恩大德。鳖为水中动物,能知水的涨落起伏。洪水很快就会来到,必定造成巨大的灾害。望您赶紧准备舟船,到时我会来迎接。”菩萨答道:“很好。”第二天早晨菩萨到皇宫将此事告诉国王,国王因为菩萨一直很有声望,所以听信其言,把住在低处的国民都迁到了高地。洪水来时,那鳖真来了,道:“洪水已经来了,您快下来,跟我走,可避灾无患。”一条船紧随其后,有条蛇在追那船,菩萨道:“救下它吧!”鳖道:“很好。”又见水面漂了一只狐狸,菩萨道:“救下它吧!”鳖道:“好。”又见水面上漂了个人,正打着自己的嘴巴,呼天抢地说:“可怜可怜我,快救我吧!”菩萨道:“救下他吧!”鳖却道:“还是小心点,别救他算了。人心都虚伪不真,很少有自始自终讲信用的,背信弃义,贪求势利,喜欢行凶作恶。”菩萨道:“动物你救了,却丢下人不管,这怎么能算是仁呢?我不忍心这样。”于是就将那人救上船来。那鳖道:“您会后悔的。”于是那鳖将船引到一块丰饶的地带,鳖辞别道:“我已报您的恩德,请允许告退。”菩萨答道:“我如果能获得如来无所著至真正觉的话,一定度你。”鳖道:“很好。”   鳖退走后,蛇、狐也都各自离去。狐狸找到一个洞穴居住,却在那里发现了古人藏在那里的紫磨名金,有一百斤重,它高兴地说:“应当用此金来报菩萨的救命之恩。”于是赶紧回到菩萨那里,道:“小兽受恩获救,得以保全性命。小兽为穴居之物,故求穴以自安,在穴中得到重有百斤的金子。此洞穴既非坟冢也非人家,此金既不是抢劫而得也不是偷窃而来,完全是因我精诚所致,我愿把此金献给圣贤。”菩萨心想:如果不要也是白白被损,对贫民百姓无益。我要是拿来布施,可使众生得以获助,不也是好事吗?于是就将金子拿了来。那个曾漂在水上的人见到了,说道:“分我一半。”菩萨就给了他十斤。那人却道:“你掘坟抢金,该当何罪?你不分一半给我,我一定报告有司。”菩萨答道:“百姓贫困,我想把金子平分给他们,现在让你独吞,不就太偏心了吗?”那人于是报告了有司,菩萨被拘捕,什么也没说,只是一心归命三宝,悔过自责,慈心发愿众生能早日脱离八难,不要像我现在这样与人结怨。   蛇、狐相会议论道:“这事该怎么办呢?”蛇道:“我有办法帮助他。”于是口里衔了良药,开门进入牢狱。蛇见菩萨脸色很不好,怆然心悲,对菩萨道:“您把这药收好,我将去咬太子,毒很厉害,无人能救。您拿了此药上奏国王,只要用药一敷,立刻就好。”菩萨沉默不语。蛇果如其言行事,太子命在旦夕。国王颁告全国道:“若有能救得太子命的,我将封其为相国,我与他共同治理国家。”菩萨于是上奏,将药给太子一敷,立即就好了。国王非常高兴,询问其原因,囚犯将此事原原本本陈上。国王怅然自责道:“我真是太愚昧无知了。”于是杀了那个贪心的“漂人”,大赦全国,封菩萨为相国,并与他手牵着手一起入宫并坐,国王问:“圣贤讲说何书,怀有何道,而能有天地之仁,施惠众生呢?”菩萨答道:“我讲说佛经,怀有佛道。”国王又问:“佛有要诀吗?”答道:“有。佛说有四无常在,由此众祸灭绝,神助福盛。”国王道:“太好了!但愿我能获此宝。”菩萨道:“乾坤终了之时,有七个太阳一起发光照射,大海干枯水尽,天地炯然发光,须弥山崩塌坏裂,天人鬼龙,众生身命,一下子就被烧得无踪无影。前世繁盛现在衰败,这就是所说的无常啊。明智之士持有无常的观念,谓天地都这样,官位爵禄、国家土地又怎能长存不变?有这种观念的人才能有普慈的志向。”国王道:“天地尚且如此,更何况国家土地?佛所说的无常,我很相信呢!”   大富长者又道:“痛苦之中尤为痛苦的事,国王应该知道。”国王道:“愿聆听明诫。”菩萨道:“众生之识灵微妙难知,看起来无形,听起来无声,广于天下,高无尽头,如大海般无边无涯,轮回辗转永不停息。但是,因贪恋六欲,犹如大海尚满足不了众水流。所以多次经太山烧煮,诸毒众苦,于是有的成为饿鬼,烧化的铜水被灌入口中,在太山作苦役。有的变作畜生,被屠宰剥皮裂骨,死后还总是得又遭刀刃,痛苦无量。若得以为人,先是身在母胎十月,临生时之急迫,母宫的狭窄,致使犹若绳索绞身,而呱呱落地之时的痛苦就像从高空中堕下,被风所吹如火烧身,在温水中洗身甚于将烧化的铜液自灌于身,用手按摩身体犹如用刀在自剥。类似这样的种种苦痛,实在难以陈述。年长日久后,诸根都已熟又老化,头发斑白,牙齿陨落,内外均虚耗而无余,于是人为之伤心悲痛,转而成重病,四大将要分离,节节都疼痛不堪,坐卧都得靠人帮忙,医生来治反而更增烦恼,生命将要结束之时,体中各种风刀一起兴起,支解身体,截筋碎骨,七窍全都堵塞,奄奄一息,灵魂消逝,又不知去哪里寻找新的投生之所。如果灵魂升天,天也有贫富贵贱,寿命也并非能无限制延长,福尽罪来,又要下太山为饿鬼畜生,这就叫作苦。”国王道:“太好了,佛所说的关于苦的要领,我很相信呢!”大富长者又道:“所谓有必定就是空,就像两块木头相钻有火产生,火燃而木被烧,其结果是火木俱尽、二者皆空。往古时代先王的宫殿臣民百姓,现在都消失不见,这也是空啊。”国王道:“太好了,佛所说的关于空的要领,我也很相信呢!”大富长者又说:“身体就是地、水、火、风组成的,坚硬者为地,柔软者为水,热的是火,有气息的是风,命终灵魂离去,四大各自分离,不能保全,所以叫非身。”国王道:“太好了,佛所说的非身,我相信了。身体尚且不能保全,更何况国家土地呢?痛心的是我国的历代先王,却没有听闻佛的无上正等正觉非常苦空非身的教化啊!”大富长者又道:“既然天地无常,谁又能保住国家呢?为什么不将所有的库藏拿来布施给那些贫困饥饿的人呢?”国王道:“太好了,贤明之师的教诲真让人痛快。”于是立即竭尽国库中之所藏来布施贫民百姓,对鳏寡孤儿就像对自己的双亲与孩子一样。百姓们都穿得很鲜艳、漂亮,再没有贫富之别。举国欢欣,大家每天走路都笑容满面,仰天赞叹道:“是菩萨的教化才有了今天。”四方都感叹菩萨的仁德,天下从此太平。   佛告诉众位沙门:“那大富长者就是我,国王是弥勒,鳖是阿难,狐狸是舍利弗,蛇是目连,漂人是提婆达多。菩萨就是这样慈惠行布施度无极。”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