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保护分子 你们太虚伪”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5-06-17 点击次数:

 

 “动物保护分子 你们太虚伪”


 

 

     
 

 

作者:蒋劲松

(图片来源:internet)   

不知道其他国家的动保人士的经验如何?在中国,无论是实际从事动物保护,还是宣传动物保护,都常常会被指责太虚伪!

如果你号召拒绝皮草,但仍然穿着皮革,会被指责为太虚伪。尽管二者有很大区别。人们杀害皮草动物是为了直接得到它们的皮毛。而皮革,是那些所谓的肉用动物,人们杀戮它们主要是为了利用它们的肉。它们的死亡主要不是由于人们利用皮革的原因。但在获取皮草的过程中,常常会为了所谓更好的皮草品质,而在动物没有失去知觉的情况下,就可以剥掉动物的皮毛,这给动物造成极大的痛苦。而皮革的获取过程则通常没有那么残忍。

如果你号召保护动物,但仍然食肉,会被指责为太虚伪。尽管即使在肉食的情况下,人们仍然可以尽可能地减少对于动物的伤害,比如保障经济动物的福利。在暂不能推翻动物奴隶制的前提下,在改善动物奴隶的生存条件方面仍然有许多可以做的事。

如果你反对吃猫吃狗,但仍然食肉,你会被指责太虚伪。尽管,人们都知道,猫狗和人类在历史上已经形成了更加亲密的情感关系。把猫狗当做食物,会强烈地破坏我们与动物仅有的亲密关系。

就算你做到了彻底的素食,他们仍然会指责你太虚伪,因为他们说你的活动不可避免地因为种种复杂的因果链条还会间接地造成某些动物的苦难和死亡。尽管,人们都知道,事物是普遍联系的。按照这种间接影响论,任何一个人都要对一切罪恶负责,这样伦理学和法律的基础就被颠覆了。

(图片来源:公益视觉)

为什么在中国,人们在对待动物保护的问题上会如此蛮横不讲理呢?

人们难道不知道: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吗!

为什么,人们不可以在承认难以做到十全十美的前提下,努力做到最好呢?

按照这种全或无的态度,在仍然还有战争的情况下,人们提倡人道对待战俘是虚伪的。

按照这种全或无的态度,在坚持利用法律惩罚罪犯的同时,提倡保障犯人的人权也是虚伪的。

依我看,人们对动物保护的反应不是一种有理智的态度,而只是一种情绪性的反应。那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动物保护分子噎回去再说,然后再蒙头大睡,这样就可以对动物的苦难置之不理了。

采取鸵鸟政策其实不会解决问题,问题仍然在那儿,不管你是否正视它们。

而我们在面对问题时,需要的是冷静的分析,和从容的讨论。

如果我们真的能够冷静下来,我们就会发现:即使我们暂时还做不到完全拒绝皮革,我们也可以通过拒绝皮草来减少对动物的迫害。即使我们暂时还做不到素食,我们仍然可以通过提高动物的福利来减少动物的苦难。即使我们还能不能完全放弃肉食,我们仍然可以通过先拒绝食用屠杀与我们关系最为密切的猫狗,来缓和我们与动物的残酷关系。

人与动物关系历史的包袱,的确太过沉重。人类已经在动物奴隶制上的确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罪恶,以至于人们常常不敢正视。

但是,水滴石穿,铁杵成针。只要我们敢于面对,只要我们采取实际行动,逐步改邪归正,我们是完全可以与动物建立全新的伦理关系,建立一种告别奴役的动物新文化的。

(图片来源:internet)

【蒋劲松,科学哲学博士、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教授】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