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起波折,感悟更透彻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5-12-03 点击次数:

  我爱人从妹妹那里拿回二条活鱼,天近傍晚,忙做晚饭没空杀鱼,就用水盆养在家里。第二天早晨,我看到大的那一条死了,小的一条仍活着。小鱼待在失去生命的大鱼边一动不动,奄奄一息。我以为小鱼也活不了,就轻声念道:“阿弥佗佛,你们都超生去吧,去极乐世界吧。”

  
我当时心里很难受!鱼是世界上对人类生存最没危害的动物。可为什么人类对鱼却一直在残忍地杀戮?!就因为人类贪婪鱼的美味?

我轻念了阿弥佗佛后,又往卫生间的盆子里加了一些水。这是一个潜意识的动作。却让我不由得想起多年前在柳江的滨江公园望江亭边看到的永生难忘的一幕——

那是一个周末下午15点多钟,我和夫人带着小孩沿江游玩。走累了,在望江亭的峭石崖壁边,伏在江边栏杆上休息,凭栏观看柳江迷人风景。这里正好是个回水湾,水面平静如镜。忽然,我们看到,一群大略30多条寸长的小鱼儿,在清悠悠的柳江里无忧无虑地游过来,开始表演着各种精彩绝伦的“舞蹈”:

它们先是一条线地游过来,然后围成一个极为规范的圆圈,头朝着中心点,欢快地扭动着各自的身体,灵巧地变化着多种组合姿态。忽而由圆圈变成盛开的花朵似地。忽而朝头外,尾部向着中心点,围成一个极好看的圆圈。随后,变成三排纵列,犹如征战沙场的士兵,整齐如划。接着,三排纵列变成两个方阵,如同被检阅的队伍。头朝一个方向游动过去。我们以为它们就这样游走了。谁知,在我们的眼光跟随中,它们游不多远,同时在水中灵巧地变换体位,整齐地由头位换成尾位,转换了方向,又游了回来。正在我们惊奇之中,它们两组同方向的方阵,变化成两头相对的方阵。方阵与方阵之间约二倍的距离,犹如对垒的两军。我们看呆了,凝神静气地观看,生怕有一点动静而吓跑了它们。没多久,两个方阵变化成一个圆圈。30多条寸鱼头朝一个中心点欢快地扭动着,又变化成一朵花儿。花中心约八条小鱼组成花蕊。它们扭动着身体,欢快地舞蹈。不一会,它们灵巧的身体,组成一线长列,悠然而去。清悠悠的江面上,倒映着我们的身影。

从鱼儿游来,到它们离去,整个“表演”大约持续了30分钟。非常完整、极其精彩!是世界上最动人、最真实、最自然的美伦美奂的艺术。是我毕生未遇到的如此珍贵、精彩的舞蹈。我多次有掏出手相拍摄的冲动,可我生怕倒映在江面的影子有一点动静而吓跑了它们。我们一动不动,凝神静气地观看那群鱼儿欢快的舞蹈。

我把这亲眼所见的神奇事讲给朋友们听,他们没一个相信我说的,为了证明此事,我多次带着照相机到柳江边;到望江亭那堆乱石峭壁边,盼望能再次看到那群鱼儿的舞蹈。可是,清悠悠的江面上,只有微风轻拂。

一次,我在家整理书柜,见2000年元旦到老子山时,修成法师送我的《太上感应篇直讲》书已布满灰尘。我拂去灰尘,翻看起来。越看越有道理。后来就翻印了2000册分送老子山、长春观等。我开始不吃鱼,并多次在柳江边放生。我觉得生命是非常神奇的!生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无形态的东西。可是,生命却是以形态展现出来的。一朵花,它有生命的时候,多么鲜艳?可当一朵花折断了放进花瓶里之后,那就是枯萎;美女多么诱人?可她失去生命时,那就是尸体;鱼儿不管它多美味,当你剥夺了它生命后,那就是一堆肉。

我劝夫人把卫生间的鱼放生了,可夫人不以为然。第三天早晨,我意外地发现,昨天水盆里奄奄一息的小鱼,小嘴不停地张合,仿佛在呼救!我动了侧隐之心,把这条鱼换上了净水器放滤过的水盆里。鱼儿换水后,明显精神多了。后来我看日历,这天是阴历三月十五日。我越发坚定了放生此鱼的想法。我劝夫人:“你多吃一条鱼,也不长块肉,何必呢?放生吧”。夫人却说:“你不是经常放生吗?你不是翻印《太上感应篇》了吗?没见你有什么感应啦?我们家有你就够折腾了。”我极力劝说,以前,打鱼为生的渔民有个约定成俗的习惯。每打一次渔,都要把一些小鱼扔回水里。特别是打到一窝鱼(相当于一家子)的时候。总是要扔出几条鱼,不能一网打尽一窝鱼。这是天理,也是人道。从生态环境讲,也有一个持续发展,相互依存的道理在内。打渔的人,以鱼为衣食饭碗。鱼若打绝了,人的衣食饭碗也没了。古人懂这个道理,所以,江河湖泊,鱼儿生生不息。可而今现代的人们,只顾眼前利益,不管日后生活。恨不能一网打天下鱼。以此心态,天物日渐贫乏。生态环境失衡,危及人类生存。

为了劝夫人放生,我还举例:从前有个蚊香厂长的儿子,责备父亲做的蚊香杀不死蚊子。老厂长就叫儿子主理厂务。儿子研制了蚊香的新配方。产品上市大受欢迎,利润很快上升。可是,儿子得意不久,就发现,蚊香新产品积压太多,利润一路下滑。调查发现:由于蚊香杀蚊效果好,房间蚊子没了,当然就不用再买蚊香了。儿子悟出了前辈的道理:蚊香是用来驱蚊的,不是用来杀蚊的。儿子又用回了蚊香厂的老配方。这说明一个道理:蚊子与蚊香是相互依存的。你不给蚊子活路,就等于断了自已的活路。万事万物,皆同此理。

下午大约三点多钟,我再次劝夫人放生。我说你是开车的司机,更加要心存仁慈,积德累功。不料,夫人大怒,责备我诅咒她,与我大吵一架。并逼我现在、马上、立刻就去放生。我说你以这种怒气和心态放生,不会有好结果。夫人吵闹不饶,我实在忍不住了,顺手端起一碗墨水,当面泼去,她从脸到身全是墨水。随之家庭陷入冷战......

第二天大清早六点多钟,我独自把这条鱼装入塑料袋,加上净水器过滤的水,来到武昌司门口的长江边。我轻轻地把鱼儿放入江水。鱼儿“剌溜”一下就钻入混浊汹涌的江水里了。我默念阿弥佗佛。叮嘱鱼儿不要贪嘴咬钩再被人钩到了。这长江万里,任凭你自由奔波化为龙。这时,我感觉到鱼儿头朝我,久久不愿意离去。我用手浇水,示意它走吧。鱼儿才钻入江水中不见了。随后,长江水哗啦一下涌上岸来,几乎湿到我的脚。一会儿,江水又退了下去,平复如初。

我坐在江边想:放生此鱼,也算是为妹妹、为夫人赎罪吧。此鱼碰到我也算是上天的机缘。我把它放入万里长江,不仅给它生路,也给了它“修炼”的机会。用佛、儒、道的理念讲,此鱼若“修得正果”,就是它的造化了。以此理推之,人生何尝不是?茫茫人海,芸芸众生,多少人求职求学求进步,哪个不需要人的帮助和提携?也许你举手之劳帮人一下,却给了他一生实现理想的机会,给了他海阔天空任凭发展的机缘!

当天作梦,我仍在江边放生。忽然,发现背后还有一条鱼,在干涸的岸上咧嘴求救。我马上将它放入江水里。鱼儿放入江水中,它头朝我,摆动尾巴,向我致意。我用手浇水,要它游走。鱼儿这才钻入清波远去。此时我发现,梦中的江水是清洌洌的;天是瓦蓝蓝的。心旷神怡的我似乎在太空里飞翔。(文:龙耳东)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