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护生:轻贱动物的社会 必然是人性漠然的社会!(二)(图文)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5-03-23 点击次数:

wwwww_副本.jpg 

    有许多经营餐饮业的跨国公司,现在热衷于在发展中国家开店,为那里尚未觉醒的民众提供以肉食为主的“垃圾食品”,而且还把之包装宣传成了一种饮食的时尚。我要提醒这些公司,请他们在高度商业化运作并试图谋取最大的利润的同时,也应注重公共形像,热心社会公益事业,力图改变公众对他们的不良印象,多做一些爱护生命,保护环境的事情。并且,请为素食者提供素食功能表,兼顾少数民众和弱势群体的利益。


    我素食开始于十多年前,后来看到周围的人没有多少素食的,加上环境的压力,要坚持下去,是很难的,那时我也太年轻,自己意志不坚,在信仰上有些模糊的观念,就放弃了。


    但我仍对肉食有一种负罪感,不认为这是对的。那种现杀现卖或现杀现烹的东西我是不会吃的,对于有些人来说,也许吃起来口感新鲜,而我却觉得这太过血腥和残忍。


    这与我童年时的经历也有一定关系。那时我家住在一所学校的教工宿舍里,宿舍前面就是一座食堂,食堂前经常有杀猪的场景,当时的我并不懂事,只记得每到这个时候,许多大人小孩,都聚在一起观看,猪的嚎啕和挣扎,以及有时挣脱后奔跑、倒地和翻滚的情景,我现在都还记得。那时的人们,从来没对此有何异议。那时旁边的地方有枪毙死刑犯,先游街,再执刑,也是有许多人涌去看热闹,回来多有谈论。后来长大一点,看了一些书,才发现原来中国人历来就有看杀人的传统。在这样的传统背景下,杀鸡杀鸭或是屠猪宰牛的血腥场面,在很多人眼中,都不会有什么特别之处。现代社会进步了,在城市里,已经很多人没有机会直接看到这种情景了。在我童年时,由于经济的落后,冰箱并未普及,所以,人们普遍将鸡鸭鱼等以活物运输贩卖的方式保鲜,然后即宰即食,所以食客/厨师,往往兼作屠夫。这就是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即使现在,经济发达了,冰箱在城市中普及了,但中国还有广大的落后的山区和农村,那里的人民还在继续着同样的生活方式。在城市中,由于大家对食物的新鲜和安全的考虑,因为有许多不法商贩将腐败和含化学物的生物体出售,所以许多餐馆为了取信于食客,都是卖活物,即宰即烹。


    于是后来我的饮食有了一些变通,就是不吃或少吃牛肉和猪肉,甚至鸡鸭肉,只吃鱼和虾,因为鱼虾相对于牛猪类哺乳动物和家禽来,是低一些的生命形式,这样仿佛罪过要轻一些。我这样做当然是很虚伪的。其实任何生命都是平等的,都有灵性,也会有不同程度的喜怒哀乐。被食用的生物被杀时,都会有悲伤和怨恨,我们食下它们的血肉时,也将这些悲与恨吃进身体里,污染了我们的灵魂和肉体。


    所以我还是不能对我的这种作法心安理得。后来我又改成跟别人(如家人和朋友)在一起时就吃肉,许多肉我都不吃,或尽量少吃,敷衍一下大家而已。自己一人独处时,就是素食。一般偶尔在一起吃饭的朋友是不会发现我的饮食习惯的。


    近年来,我又开始了全素食。原因主要有二:一是我的佛学修为有了大的进步,对肉类感到很腥臭,就连鱼虾我也吃不下去了。这样就自发将所有的肉类都停了。一些亲友好奇地问我:我是否是想吃肉但又要克制自己,我告诉他们我真的是不想吃,因为觉得很腥臭,根本没有胃口,所以素食对我来说,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只有自然的事情,不必去克制自己,压抑自己的欲望,做起来才轻而易举。


    另外一个原因是我的自我意识的觉醒,决心要成为自己,不再为自己的信仰而遮遮掩掩。虽然素食者在现代人中是绝对的少数,但少数人有时也可以代表未来文明的方向,也可以成为追求更高的道德标准的先驱。素食者不应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感到羞耻或是不好意思,相反,我们应为自己的善良和仁爱之心而自豪。


    在西方,做一个素食者比较容易和方便,因为这个社会形成了尊重个性和个人选择的传统,而且由于文明水平高,更能理解对动物的仁爱之心,也为素食者备有一定专门的食谱,所以素食者的人数也很多。在我的祖国中国就要难一些,不理解不赞成或心怀疑惑的人很多,因为中国有一个很发达的吃的文化,而且以农业文化为中心的传统是认为有大鱼大肉吃的人才尊贵,因为肉类要贵些,而吃素就是贫穷苦命的代名词。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