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可因口欲,断他母子情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7-05-12 点击次数:

   (一)母猪催奶

  12岁那年我得了急病,而家中正是最惨淡的时节,根本没钱看病。这时我家的老母猪又生小猪崽了,母猪已上了年纪,这窝猪崽有16头,喂养3个月才能出栏上市卖钱,为了给我看病,母亲只好含泪去请庄上的王屠夫,宰杀母猪换钱。母猪仿佛知道这一切,它不停地用舌头舔着嬉闹的小猪崽,然后突然“轰”一声倒下,发出了“呼嗤呼嗤”的催奶声,小猪崽们蜂拥而上,每只叼着一个乳头,开始“嗒嗒”的吮奶。

  母亲哽咽着对王屠夫说:“让它再给小猪崽们喂一次奶吧!”王屠夫点了点头。直到最后一只猪崽离开它的胸怀时,母猪才爬起来走向猪圈的栅栏边,然后又突然转身在猪圈里奔跑起来,一阵奔跑之后,母猪的两排猪乳明显下垂,滴下洁白的乳汁,原来母猪在借助奔跑催奶,想再给她的宝贝们喂一次足奶!然而任母猪倒地发出阵阵催奶声,小猪崽们也无动于衷……

  王屠夫自言自语说:“从来没见过这么通人性的母猪啊!”哥哥也被眼前母猪的举动感动得泪水滂沱,一个20岁的大小伙,哭着求母亲:“妈,求求你,别杀母猪好吗?”王屠夫也悄然收拾起屠具离开了,母亲含泪点了点头……事后,我因输血而得救了,那是我哥的血!如今,我们兄弟俩每次回家看望父母,都会想起那头母猪的特殊情怀!敬求大家都吃素吧,不要因为我们一分钟的口欲而牺牲了别人的父母!衷心的谢谢大家了。

  (二)海獭和黄鼠狼

  联合报副刊曾经刊登过一篇韩国和尚的自述,他说自己未出家前是个猎人——专门捕捉海獭。有一次,他抓到一只大海獭,剖下珍贵的毛皮后,就把尚未断气的海獭藏在草丛里。傍晚时,猎人回到原来的地方,却遍寻不着那只海獭。仔细察看,发现草地上依稀沾着血迹,一直延伸到附近一个小洞穴,猎人探头往洞里一瞧,不由大吃一惊:原来这只海獭忍着脱皮巨痛,挣扎着跑回了自己的窝,它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猎人将那只早已气绝的海獭拖出洞时,才发现有两只刚刚生下、还没睁眼的小海獭,正在紧紧吮吸着死去母亲干瘪的乳头!猎人无比的震惊和自责,立即放下屠刀,出家修行去了!

  又有一个猎人,他放了一个捕兽器捕捉黄鼠狼。一天,他远远看到已经捕到了,但走近一看,捕兽器上只剩下黄鼠狼的皮,那只黄鼠狼竟然忍着巨痛撕开自己身上的皮逃走了!猎人很惊讶,他顺着血迹跟踪过去,找到黄鼠狼的窝,就近一看,它已经倒在洞里死了,而它的几个孩子正在吃它的奶水!任何尚有良知的人们,您还忍心再杀戮一切如母众生吗?!

  (三)血与火岂能割舍母爱(极度震撼)

  非洲尼日尔河流域有一个很大的市场,整个市场卖的都是野味,有很多野生穿山甲、鳄鱼、大号蜥蜴等等。这些东西在国内早已禁售、禁食。有一次我们为了招待国内来考察的官员,特地驱车一百多公里,带他们一起去采购野味。穿山甲被捕获以后,出于恐惧总是把躯体紧紧蜷缩成一圈。一般程序是这样的:买主选定以后,卖方黑人便用力将穿山甲拉直,开膛破肚,取出内脏丢弃,将身躯清洗干净,再用铁夹夹住放到火盆里烤灼,直到身体上的鳞甲全部脱落。

  那天围栏里放满了大小不一卷成圈的穿山甲,那些官员便挑了几只大的,并声称要亲眼看着宰杀,一个黑人小伙提起最肥的一只,动作娴熟地准备把它拉直,费了半天劲,却怎么也无法把它蜷缩的躯体拉开,所有人大奇,那小伙十分难堪,便一下接一下把那只穿山甲往地上摔去,边摔边解释说,穿山甲遇痛就会将躯体伸张开,不曾想连摔几下,眼见它原本惊恐的小眼睛早已闭合,尖尖的嘴角流出一缕鲜红的血丝,身体却始终没有张开,反而越蜷越紧。

  我们不忍卒睹,便摇手示意作罢,那黑人小伙兀自不甘心,直接拿铁钳把它夹住放到火盆上灼烧。待到鳞甲脱尽,焦味弥漫,那穿山甲仍然保持原状,这下黑人黔驴技穷,对我们无奈地摇摇头,说这只穿山甲一定有了什么毛病,不可食用,然后顺手把它甩落在身后的沙土地上。接下来另选的两只宰杀工作都十分顺利,不到五分钟便完成了。

  我们正在和黑人付钱找钱,却十分意外地发现,原先那只被丢弃的穿山甲这时慢慢地伸直了躯体,眼睛眯开一条线,接着一阵抽搐,僵硬挺直,彻底没了气息。随着它躯体的展开,我们震惊地发现,在它摊平的肚皮上,竟然蠕动着一只粉嫩透明的小穿山甲,只有老鼠大小,身上的跻带仍与母体相连,小嘴慢慢张合,仿佛在无声地呼唤着母亲!

  这幕场景让现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刹那间我只觉得热血翻涌,须发皆张,几欲落泪!那只母穿山甲自身体重不过十斤,却用血肉之躯历经摔打与灼烧,至死护卫着自己的孩子,被烤至半熟,竟还能保得孩子周全,那份母爱的力量,早已超越了生命的极限!

  (四)哭泣的水牛。

  一群工人牵着一只水牛走进屠宰场,准备将它宰杀做成牛排,当他们接近屠宰房门口时,那只悲伤的水牛突然停步不前,两只前腿往前跪下,眼泪也跟着扑簌簌地流了下来。“当我看到这种被人们认为是愚笨的动物,竟然在哭泣,看到它那充满恐惧和悲哀的双眼时,我忍不住地全身发起抖来。”一位受到极度震撼的屠夫Shiu Tat-Nin回忆说。“我赶紧叫其他人过来看,他们也和我一样地讶异!我们不停推拉那只水牛,它却一动也不动,只是坐在那里不断地哭泣。”

  “我们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因为那只牛看起来就好像是人一样,我们环顾着彼此,内心都很清楚,这里没有一个人忍心下手杀死它!接下来面对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处理这个棘手的问题?最后大家决定一起凑钱买下这只哭泣的水牛,并且送给那些会爱护它的出家人,让它可以安心地度过这一辈子!”

  当我们向这只水牛保证不会杀它时,它才肯移动,然后起身紧紧跟随着我们。”Shiu如此说。“不管你们相信不相信,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虽然听起来确实不可思议。”“这只看起来很愚笨的动物,彷佛可以了解我们所说的每一个字!”其他的屠宰工人都过来围观这只哭泣的水牛,现场挤得水泄不通。他们说,以后宰杀其它动物时,将永远不会忘记这只泪流满面的水牛!

  “人类一直以为动物不会哭泣,可是那只水牛真的像个婴孩一样啜泣着!”那帮工人的香港老板Billy Fong如此告诉记者。“当时至少有一打强壮魁梧的男士在场,面对哭泣的水牛,负责宰杀的男孩们,眼泪也不禁夺眶而出。”在场的人都非常感动,他们一起出钱买下那只水牛,将它送到一间寺庙,祝福它能平静地过完余生!

  (五)屠夫听到这个故事当场扔刀,改行卖菜去了

  内阁学士汪晓园先生说,有位老和尚路过屠宰场,忽然泪流满脸,非常悲哀。人们觉得奇怪,便问他为何如此?老和尚说:“说来话长啊,我能记得前两世的事,其中一世托生为人,长大了当屠户,活到三十多岁就死了。亡魂被几个鬼卒捆绑了去,阎罗王斥责我从事屠杀行业,罪业深重,就命令鬼卒把我押赴转轮王那里去受恶报。当时感觉恍惚迷离,像喝醉了酒,全身热得不可忍受,一会儿又忽然感到清凉,转眼间,已降生在猪圈里了。断奶之后,我发现人们给我们喂养的饲料很赃,看了就觉得恶心,怎奈饥肠辘辘,饿火燔烧,五脏六腑像要焦裂,不得已只好勉强吃下。

  后来,我渐渐能通晓猪语,经常和同类们聊天,它们当中,很多能记得前生的事,只是没法向人类诉说。它们都知道总有一天会被宰杀,所以平时常常发出呻吟,说到辛酸处,眼角和睫毛上都挂着泪花,那是为自己不幸的命运悲泣啊!它们样子呆痴,体态笨重,到了夏天,酷热难熬,只有把身体浸泡在烂泥坑里,才感到好受些,但即使这样的条件也不可多得。它们的皮毛稀疏而坚硬,到了冬天极不耐寒,所以,每当看见狗和羊那一身柔软温和的毛皮,都会十分羡慕,觉得它们像是兽类中的神仙。

  等长够了份量,就要被送去宰杀,被抓捕的时候,明知道难免一死,还是拼命蹦跳躲闪,以求暂缓片刻。终于被抓住后,人们用脚狠劲地踩住头部,拽过四只蹄肘用绳子捆绑起来,绳子勒紧得几乎快到骨头上,痛得像刀割一般。接着就把我们装在车上或船上,互相挤压重叠,只觉肋骨欲断,肚子像要裂开!到了屠宰场,一下子被扔到地上,摔得心脾移位,肝肠欲碎,痛苦难言。

  有的当天就被宰杀了,有的被绑着扔在那里好几天,更难忍受。整天眼看着刀俎在左,汤锅在右,不知哪一天临到自己头上?更不知那种痛楚将会达到怎样的程度?整日提心吊胆,浑身上下籁籁颤抖,再想到自己这肥胖的躯体,不知将要被分割成多少块,做谁家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又不免凄惨欲绝!

  等轮到自身被杀戮的时候,屠夫一拉拽,便吓得头昏眼花,四肢瘫软,只觉得一颗心在胸中左右震荡,神魂如从头顶上飞出,又落了回来。刀光在面前闪跃,哪敢正眼视之,只有闭上眼等死。屠夫先用尖刀把喉咙割断,然后摇撼摆拨,把血泻到盆中,那一霎时的痛苦没法用语言表达,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只有悲声长嗥而已。血放完了,才一刀捅在心坎上,痛得转不过气来,才停止了嗥叫……渐渐恍惚迷离,如醉如梦,又和刚轮转托生时的情形差不多……等到清醒时,发现自己又转为人形了,阎王老爷念我前生还做过些善业,允许我再次托生为人,就是现在的我。刚才,我看见这头猪身受屠戮之苦,不由得想起自己前生那一番苦难遭遇,又想到这位屠夫来生也不免遭受同样的屠戮之苦,这三种情感交集于心,泪水就不知不觉地泉涌而出。”

  在场的屠夫听了老和尚这番话,立刻把屠刀扔到地上,改行卖菜去了!(愿以此功德,回向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众生,愿他们速离苦难,早证菩提,同生极乐!)

  (六)险遭杀吃

  以前,有一位妇女到山里打柴,不幸被强盗捉住,剥光衣服绑在树上。强盗饿极了,在她身旁燃起一堆烈火,从她大腿上割了一刀,准备将她分割烤了吃!就在这时,林中突然一声枪响,接着呐喊声、马蹄声震撼山谷,强盗们以为是官军前来围剿,便丢下这位妇女狼狈逃窜了。其实这是军营的士卒正在附近山中牧马,有位士兵用枪打鸡,误中马尾,一马嘶鸣,群马皆惊,马群冲向山林,士兵呐喊追逐,才造成这种声势。假如士兵们晚到片刻,这位妇女就要被强盗们割肉烤熟吃光了!

  被救之后,这位妇女便开始吃素念佛!她经常对人说:“我可不是借念佛来求福报,天下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活生生地被人宰割,天下最恐怖的心情莫过于被人捆绑正要遭宰割时的心情!每当我看到生灵被宰割时,就会回忆起当时自己身受苦毒的悲惨处境,它们内心的恐怖和痛苦,和我一样啊!”

  一切轮回众生,都有很强的“我执”,都非常在乎自己的肉体,即使死了,魂魄出窍了,也非常在乎别人如何对待“他”的“幻躯”,谁若吃他一星半点、一斤半斤,毁坏他的尸体,他就会生起巨大的怨恨心,以后一定会找机会“报仇雪恨”!

  如此“张口结仇”,何苦来哉?!

------ 摘自 龙树初发心 《戒杀放生》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