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鸟取乐 坠崖鸟啄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7-05-19 点击次数:

   台湾台北县乌来乡,是一处山明水秀观光景点,山上也住有许多原住民部落。其中有一位阿基年青人,出身环境不错,衣食无缺,平常游手好闲,爱好打猎。尤其他喜欢用弹弓来打树上飞鸟,小鸟打下来之后,便升火烤来吃,当然烤之前,先剥鸟毛,用竹叉再插进去鸟腹,放在猛火上翻转加酱热烤,味道当然很香,吃起来也觉得回味无穷,这位阿基原住民,当然也不认为这杀生有什么可怕!或有什么因果啦!报应啦!在他八识田中,认为鸟本来就是这么宿命、歹命,不幸被打中,就要被人类生剥活烤拿来吃呀!他也一定认为人力壮无比,人可以吃鸟,鸟不可能吃人。所以阿基也就这样一直打猎下去,可能他福报还没用完,所以业报还未到来。

  果报这一天,终于到来。某日当阿基如平常般,骑机车在乌来公路边找寻猎物,发现有鸟踪,停下机车,便拿出十字弓,小心翼翼蹑著脚,准备展开猎鸟之际,由于眼睛只顾专心看树上,盯住其猎物,结果走到一处山崖边时,一不留神,整个人悬空,掉进山谷中,说时迟,那时快,山谷下正好有一株台风刮倒大树,经过风吹日晒,树干腰折成一尖尖的像叉戟一样,阿基正好不偏不倚地身体插到这枯木,叉木把阿基整个腹部破肚而过,阿基便倒挂在叉物上,像极了他以前烤小鸟,先用竹片叉插进去鸟腹部一样。阿基失踪两三天之后,大家均到处找寻,终于在离机车不远处山谷,发现其尸体,但已肠肚外露,阿基两个眼球已被鸟群啄走,眼珠不见凹陷进去,阿基脸部,两手均被鸟群啄得密密麻麻的小洞伤痕,血迹斑斑。当然身体经过日晒,已有恶臭味,召引来一大堆苍蝇争相吃食,是活生生、血淋淋杀生猎人者的下场及果报。佛经上说:“人食羊,羊食人。”肉字里,口字张开有两个人,六道互为轮回,互杀互啖,谁说只有人吃鸟,鸟不能吃人。阿基在杀鸟炭烤痛快享受之余,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像烤鸟一样,被木叉穿肚而过成烤人。他那一对专门用来盯鸟找猎物“眼睛”──“凶手”,也被鸟族依法审判,由被阿基杀死鸟的亲族来执法,把他眼球挖出来伏法。

  阿基在打鸟时,看到鸟被打中掉下来那一刹那兴奋时,他可能也没有想到他会那么年经便早死。他可能认为他还年青,可以活到七、八十岁,而且也不会去想到,他无法寿终正寝,要暴尸荒野成孤魂野鬼。而且他福报也不错,有个不愁衣食的环境,这个福报却变成让他去游山玩水打猎造业。因果与业力是很公平的,当你福报还很厚实时,业力当然还不会现前;可是当你福报用完,你的业报就来啰!福报就像你的银行存款,当存款多时,你拼命吃喝嫖赌,死命去造业,当床头金尽时,便要四处借贷负债,这时还债压力就是业报(力)现前,果报就要实现。你杀盗淫妄造了越厉害,福报消失的更快,当福报提早用完,业报便提早现前。所以佛教为什么教我们要惜福造福,断恶修善,随缘消旧业,不再造新殃,才能持盈保泰,保住福报,才能趋吉避凶,就是这个道理。

  太上感应篇上说:“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算减则贫耗,多逢忧患,人皆恶之,刑祸随之,吉庆避之,恶星灾之,算尽则死。”;“凡人有过,大则夺纪,小则夺算。”犯,自己感召也。夺,除去或夺去。算,百日,人之寿命。贫是无财,耗是家破。多逢就是说常常遇到不善的人。忧愁都是出自自己,患是灾祸之意,患是来自外在。恶,厌弃也。刑是官罚,祸是天殃。随,跟定不离之意。避,求而不得之意。恶星,掌理人间一切灾祸一切灾祸厄难之神。

  所谓:“司过之神,依人罪业轻重,夺减人寿。”

  人的一生,日夜时刻,上下四周都有司过之鬼神在鉴察,我们的起心动念,言行举止,诸天鬼神之天眼天耳,看得清清楚楚,听得明明白白。而天心慈悲,希望凡人在独处处之地时,要谨言慎行,为善去恶,否则司过之神检察凡人所犯罪过,度量罪业轻重,大者夺去你寿命一纪十二年,小者夺你寿命百日。前述阿基,他天天杀害鸟类生命,依《地藏经》上说:“杀生者获宿殃短命报”,阿基每天杀生折福消福,又没有培福,依一命还一命,阿基寿命福报便被自己所杀害生命,折算光了,所以他寿命便提早结束。这件公案和太上感应篇这段经文很相吻合。所以我们不要以为可以尽情放肆纵欲,不畏因果,古人说:“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我们在暗室里,说别人坏话,做伤天害理的亏心事。神目如电,诗书上也说:“上帝临汝,日鉴在兹,十目十手,神之听之。”都表示我们这个心念在独处时,自有鬼神像森罗密布般在监视我们,就是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

  《华严经》说:“人一出生各有二位天人相随。”一位叫同生,一位叫同名。天人常见人,人不见天人。这两位天人就是善恶二部童子也。我们日常生活中,起心动念,说话行事,遇到事务,碰到境缘时,我们要常想到这两位天人,不要让恶念相续,偶而起一恶念,应该猛然警觉把念头转过来。克己要从最艰难处去克制,所谓:“难忍能忍,难舍能舍,难行能行。”一直穷究到念头起动生灭处,则无边业障便可消除。此时你自性本具清净心便可现前,湛然如虚空一样,能到如此功夫地步,则掌握你福报寿命之大权,便在你手中,鬼神都不能操控,更何况是司过之神呢?

  行善者得福,作恶者呙祸,这是造化的定理。凡人想趋吉避凶,先要迁善改过,改过首重要先治心,观照反省自己身口意三业,不要令彼放逸,堕入邪见迷网中,应该互相劝诚,要口说心行,心口如一,口说好话,心存善念,莫说非法。善护身口意,精进不懈,不论一日一时,一剧一念,乃至刹那,念念都能观照,做到“自制我心,自慎我口,自治我身。”久久无间断,自然不会以外境动心,湛然无欲,全体都成善的因缘,这样怎么会寿命减少或贫耗忧患呢?所谓:“算减则贫耗,多逢忧患,人皆恶之。”

  以前有一位奉符县长钱若愚,奸诈阴险而且刚愎自用,早年担任补官职务,始终都无法正式派任。晚年更加困境不如意,子女相继死亡,衣食不继。因此便祈求神明指点,神明来示梦说:你罪业重,应被减寿短命,还岂止只有贫苦家破。江苏中部徐行,性好贪且邪恶。起初是做药材动物牙子的生意。并以拐骗致富,后来带著巨款,到辽东贩卖人参。正好遇到盗贼洗劫故惊恐万分,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然后他又往山东登莱,又再遇到仇家,被仇家诬指为白莲教余党,执意扭送到官府,结果费尽其所有钱财才免除被入罪,最后又往四川中部买卖药材,在回家途中,船行到中途,忽然又遇到海盗船出来打劫,他便放弃行囊逃命,结果家财尽失,沦落潦倒,最后便忧郁病死。

  所谓:“恶星灾之。”《感应篇》上说:“若人不修善业,天必为之斩神摄魄;或被恶星降临一切灾祸恶难。”恶人常行恶,故心神惊惧不安而昏暗,黑气上冲,以恶召恶,故煞星降临灾祸。而善人,因行善而性体光明,恶气退散,故红光满面。其实不是恶星降灾殃,而是自己去感召灾殃。所以说:“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我们看到别人行善,要见贤思齐,我们见别人行恶,要警惕如探热汤。自己努力修行到有善无恶的境界。如果我们只会批评别人的恶事,而不去检讨自己恶心恶行,这岂不是也给别人厌恶吗?

  为何有人会短命,意外死亡,罹患恶疾重病、血光之灾,穷困贫病,事业失败,妻儿离散,这是宿世惑业所召感苦报苦果。《华严经》上说:“阎浮提内,五浊众生,不修十善,专造恶业,杀盗邪淫,妄言绮语,恶口两舌,贪嗔邪见,不孝父母,不敬三宝,更相忿争,互见毁辱,任情起见,非法谋求,以是因缘,所以才有刀兵饥馑,疾病死丧,人祸天刑,种种受报。”由此来说,可见总是自己业力所召感,不是他作。如何趋吉避凶,关键掌握自己当下一念,一念善恶,天堂地狱便在眼前,所以经上说:“若果有人,实在去修一切诸善,而得恶报,必无是处。”

  山东莒城马长史,恃才傲物,蛮横霸道,无恶不作,一日有颗流星掉落在他家,变为陨石。从此以后马府便讼狱不断,官司缠身,口舌是非,疾病等事不绝。过了一年,马长史病殁,家人也离散,巨宅华屋空荡荡无人居住。该殒石周围长度有数尺,紫微色,有纹如字,至今尚在。所谓:“算尽则死”,如阿基杀鸟习性一样,最后命算尽堕落山谷丧命。众生恶习难改,作各种不善,除非碰到善知识接引学佛,并幡然觉悟前非,痛念不再造恶。否则大部份都是被茫茫业识牵引,就像火烧膏脂相煎一样,逐渐溶化,日复一日消福减寿,最终命算被夺尽至死。死后还要随著业识,堕地狱饿鬼畜生道。三恶道险恶,业报无穷,苦报轮转不止,谁说一死便一了百了,没有其他苦报呢?说到此,不禁要大声疾呼,要痛哭流涕,鸣呼,人身易失,定业难逃,希望有善根福德的人,能深信不疑,趁眼前一口气还在,还可来得及忏悔弥天之恶业,如果因循苟且,时进时退,那百年光阴如箭,稍纵即逝,等到临命终时,身体四大分离痛苦之际,要懊悔就来不及了!

  过去有一老人,死后去见阎罗王,责怪阎王不早通报信息,王说:你老眼昏花是头一个信息也,百聋重听是第二个信息,牙齿损坏是第三个信息,身体各种器官都衰退这不都是信息。又有一少年报到,也怪阎王说:“我目明耳聪齿利,身体强健,阎王你为何不给我信息呢?”王回说:“我也有信息给你,你不见东边邻居有三、四十岁死去吗?西边邻居有一、二十岁死去吗?这些都是信息呀!”所以说:“人命无常,譬如朝露,一息不来,此身是壳。”《四十二章经》说:“佛问沙门,人命在几间,有沙门说:在数日间,佛说:你不知道。又问一沙门,该沙门回说:在饭食间,佛说:你也不知道。再问一沙门,该人回说:在呼吸间,佛说:你答对了”!

  明朝天台王璧如大师,讳立毂,领受万历丙午乡荐,被任命为新淦县长,幼年受过杀盗淫妄四戒,后来因任官而不持戒。戊午年进京晋见皇上,船停泊在芜湖,其魂魄被摄至阴府,见殿上坐著阎王,旁坐著两位官员。王叫王璧如喝斥说:你命该尽于丙辰年八月,之所以延寿到今天,是你持斋功德力。奈何你放弃吃素呢?说完,命鬼卒取簿册给他看,看到他名下几年几月都有详载他做什么事,从丙辰八月以后就一片空白。王氏看完,叩首答说:我当官要应酬,不得已才开荤,阎王说:这我知道,奈何你阳寿已尽,命鬼差抓他入狱,即有挣狞鬼来,像要把他绑起来似,左边官请示说:拿出他破戒记录出来看,不久即抬出两大箱,都是新淦县长任内公文书,凡是一柬一纸,及平日随意戏作的文章小纸都在,都有气浮上来,有青黑赤白不同颜色,命鬼差各检一处,先检出黑与青色在一起,次检白色,再检赤色,聚成青色便不明显,点色缩成像筷子,而赤色那一堆则赫然特别明亮,王某在旁仔细观看,原来看到他以前所刻《金刚经》及《好生篇》都在。检查完毕,阎王没说话,看著问左右说:王氏还有积德,命还可以不绝,但要损坏其五官,保住其身命即可,乃命令狱卒挖出其眼睛,放在冥殿柱子上,眼光炯炯四照,王氏想到眼睛已被挖,怎能看东西,一转念间,忽然天昏地暗,都看不见地狱内的吏卒,不久有人拍他背部说:快去,快去,不久跌了一跤便醒来,次日双眼都瞎,乃弃家修道,后来得到禅悟,两眼再复明,云游至云栖博山门下,真参实证,并兼修大悲忏法,结果再延寿十二年。我们凡夫若不往圣贤之道修行,无日不在造作罪过中,要挽回改造命运,只有努力改过,否则累世业债如山又重,今生又造新殃,纵使生多福多子孙,到那一息不来,惟有业随身,见到阎王受查算之苦,家产还能带去吗?儿女可能替你受罪吗?仔细想一想。

  元朝江苏姑苏师子林天如禅师说:佛祖出世,单单只为汝等诸人,各各自己脚跟下,有一段生死大事。所谓生不知何来,死不知何去。如是生死,尽大地芸芸众生,都被他笼罩,从古以来,无有一人不被生死吞掉。且莫说从古代,只说你有生以来,回想十年、二十年前,亲戚朋友,死去有多少?且莫论他人,只说你自己,现前四大色身,妄认为我,从朝至暮,种种爱护,种种资养这个色身,这个身体太胖,我们就赶紧去美容瘦身,虽然无微不至照顾这肉身,但它却念念迁谢老化,渐渐消殒,不觉不知中,腊月三十日终于到来,这口气便断绝了!只觉得亡者家属手忙脚乱,像掉落热汤螃蟹一样,平日是英雄豪杰,现在豪气何在?然后一死之后,身体变坏,尸体污秽恶臭逼人,虽是至亲骨肉在旁边,也不敢正眼看著亡者死相,平日恩爱情义,现在又在那里?所以祖师说:一口气不来,便像灰尘一样,前面路途茫茫,不知要往何处,奈何死了烧了,实在可怜,何况还有随业受报。这是最要紧的事,所谓“随业受报”,你平生所作所为,无不是业。因有造业,才有苦报,苦报是随著业来,如影随形,此身既死,这个识神,出离肉身,或堕地狱,或堕饿鬼畜生,辗转轮回,受无量苦,这个受报的识神,便是你生死业根的源头。所谓业根者,便是你现在一念间。你无始以来,因贪嗔痴,无明烦恼,妄相狂心,触境遇缘,随声逐色,迷惑酒色财气,弄得自己七颠八倒,无业不造,这便是你生死轮回受报业根源头。想到生死恐怖事,就算铁汉也要寒心。所以释迦佛祖,广运慈悲,大发哀悯,教你学佛修行,念佛参禅,令你扫除妄想狂心,认清自己主人翁,恢复我们本有清净佛性,我们清净佛性、自性,本来是清净的,只因为妄想、执著、分别,才使妄心造无量罪业,要找回主人翁。

  因此痛下决心忏悔,改正自己行为,修正自己毛病习气,清净身口意三业,端正自己身心,学会看破放下,日久天长,清净心自然能生出来,恢复父母未生我之前本来面目。趁此眼明脚健,做个清净解脱的人,临命终时,你就可以自己作主,得大受用,生死无挂碍,能如此悟得,自可来去自如,这个才叫“了生脱死”,真大丈夫也。

  明朝杭州云栖山莲池大师歌说:“你没见东家妇人,健壮如虎,好像日前才怀孕在身,昨夜还靠在家门前谈笑,今早却死去命归黄土;你又没见西家的儿子,勇猛如龙,黄昏时饭饱睡得正好,半夜命绝成游魂,一去不复返,五更时命已属阎王。”我们眼前邻居是如此。远地他方那里可以数完呢?仔细想想过去亲友。年去月来有多少人已死去,能如此觉悟,才会相信无常。如《紫阳诗》:“昨日街头犹走马,今朝棺内已眠尸”,聪明伶俐的人,不要再昏睡不醒。我们都是和他们同一类,兔死狐悲,相看差不多都是相同命运,眼前放著多少例子给我们看。人身一旦失去,或许就改形易道,去钻马腹受生,去入牛胎投生,地狱受苦心酸,更是可悲,若想出离三恶道得人身,难得像大海捞针那么不容易。我作此歌,心中是苦切万分,眼中是滴滴鲜血流,苦劝世间众生,赶快觉悟修行,回头猛醒要靠自己。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