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狐打蛇三代受恶报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7-05-19 点击次数:

   刘振玉,男,一九二九年五月出生,辽宁省建平县人。精明能干、能说会道,农村的活计可谓样样拿得起,放得下,逢年过节杀猪、宰鸡也不在话下。热心的乡亲便把善良贤惠的谢素芹介绍给他,婚后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有滋有味。

  在女儿三岁时,刘振玉上山放羊时发现一只黑狐狸,他非常高兴,认为运气来了。第二天便找来*,放于洞口,将其炸死。当天晚上,女儿因患感冒,由母亲喂药时,竟当场噎死。其母痛不欲生,埋怨刘振玉炸死黑狐狸,致使爱女丧命。从此,家里事事不顺,打架更是家常便饭。

  一九八零年,在亲友的帮助下,刘振玉全家搬迁到盘锦市大洼县。这里地势平坦,村民以种植水稻为生,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比老家强多了。全家对未来生活充满希望,认为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一九八五年夏天,刘振玉在稻田里浇地时,发现了一条一米多长的青蛇。据当地人讲,这条蛇已在当地水沟生活多年,无人敢打。今天被刘振玉撞上了,可谓冤家路窄,刘振玉当场将青蛇铲成数段。后村民去看时,蛇身却不见踪影,大家都觉得奇怪,都认为他会因此倒霉。刘振玉却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小河沟还能翻船?”他完全忘了炸狐丧女之沉痛教训。到了冬天,村里的一匹马摔断了腿,村里人要杀马吃肉,因刘振玉胆大,杀马的活儿非他莫属。马杀死后,正当刘振玉拽马腿扒皮时,脚下一滑,大胯摔伤残了,从此,便瘫痪在床上,丧失了劳动能力。

  一九八六年八月,五十七岁的刘振玉鬼使神差地喝了早已准备好的农药。服毒后,他还和二儿子开玩笑说:爸爸要走了,咱爷俩握握手吧。因其平时经常以喝药自杀来吓唬家人,久之便没有人相信了。当家人发现他真的服毒时,已经晚了,不多时刘振玉便咽了气。

  妻子被附体、得癌症病逝

  妻子谢素芹,一九三六年三月出生,和刘振玉是同乡。自丈夫炸死黑狐后,便常常有被狐仙附体的情况,据她自己说:每当狐仙来时,会先到她脖子上。此时,她的脖子会鼓出一个硬包。难受时她就叫儿媳尹秀英替她掐住。三子刘玉龙不信有此事。一天为试母亲是否被附体,他就拿刀追杀母亲。其母不知详情,急忙跳窗而出,跨墙如过平地,在雪地健步如飞,三子刘玉龙怎么也追不上,才相信确有其事。

  家搬到大洼县后,谢素芹又突然得了打嗝之病,平时没有大的妨碍,每到吃饭时,总是连续打嗝,饭菜不能下咽,没办法只好用水冲下。每吃一口饭要喝好几口水,有时一顿饭下来喝一盆水还不够。自己在家还可以慢慢地吃,如遇走亲访友便成了难事。久之,她对吃饭产生了恐惧心理。四处求医,良药偏方,均无效果;求仙问神,也未见好转。真是苦不堪言。后在医院检查出是食道癌晚期,得病后期,水、饭、菜均不能下咽,真是生不如死,劳苦一生,没有享一天福,一九九五年,五十九岁的谢素芹去世。

  长子喝毒药自杀

  长子刘金龙,一九五六出生。十八岁当兵,在部队做文书工作,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和锻炼。当兵第二年就入了党,还当上了班长,是部队树立的先进典型。正当领导准备提拔他时,刘金龙却不知什么原因,莫名其妙吃了一百片安眠药,鉴于此事影响不好,部队只好叫他复员回家。刘金龙从而断送了自己大好前程。

  复员后的刘金龙被村委会确定为后备干部,乡里也打算调他到乡政府工作。正在这时,刘金龙又染上打强痛定(麻醉止痛药)的恶习,且嗜酒如命,每喝必用大碗。村里见他这样,便不敢用他了,到乡政府工作也成泡影。几年下来,家里一贫如洗。毒瘾、酒瘾发作时,刘金龙只好到外面去赊账,时间长了外债累累,再没有人敢赊他。他喝酒喝多了就爬进稻草堆里,找也找不到,家里农田不管不顾,只靠妻子尹秀英(笔者胞姐)一人耕种。

  若论胆量刘金龙可谓过人,无人能及。有一年秋天,村里怕有人偷粮食,派他看地。一天深夜,有一无头尸挡住他的去路,刘金龙没有丝毫畏惧,拿起尖刀便向鬼刺去,鬼也被他吓跑了。家里对他已无可奈何,认为他定是得了什么邪病。母亲谢素芹请一位会跳大神的亲戚到家里来为他驱邪。说来也怪,驱邪的过程当中,正在家里睡大觉的刘金龙突然烦躁不安,大喊大叫:谁敢到我头上乱蹦乱跳,看我怎么收拾你。那边跳大神的亲戚当场被吓昏了过去。

  后来,尹秀英遇到一个会给人看病的灵媒(指能和仙、鬼神沟通之人),听人说很灵验,她便前去求助。不一会儿香主被狐仙附体后,便悲悲切切,哭得非常伤心,对尹秀英说:“被你公公(指刘振玉)炸死的黑狐和我本是夫妻,你公公叫我三十三岁守寡,我也叫你三十三岁守寡,并且我还要你们刘家每一代的长子都来偿命。”言语之中狐仙表现得极度愤怒和仇恨,旁人无论如何劝它都无效果。

  尹秀英见日子再也过不下去了,只好无奈地带着孩子回娘家,在父母的帮助下落户于建平县双丰村。刘金龙决心痛改前非,好好过日子。几年下来,他的生活又有了好转,还盖起了三间新房。哪知他不能自控,旧病复发,恶习又起,又开始偷偷扎药(强痛定)、喝酒。为了不让家人知道,刘金龙把酒拿到山上喝,把药拿到山上自己扎。扎在他静脉上的针眼到处都溃烂,全身发青。

  一九八九年八月,刘金龙三十四岁。一天他上山放羊,在山坡上忧哀地唱了一整天,晚上便喝了农药。在送去医院的途中便咽气了,留下了两个未成年的儿子。刘金龙去世那天正好是他父亲刘振玉去世的三周年纪念日,而他的妻子尹秀英刚好三十三岁。

  长孙屡遭恶报精神失常

  刘振玉长孙刘月通(刘金龙的长子)今年三十岁。五岁时因扁桃体发炎,到建平县医院做手术,谁想手术刀割在动脉,喷血不止,后经长时间抢救才脱离危险。第二天刘月通生命再度告急,原因是前一天的抢救中,医生因为慌忙,误把棉球堵在了动脉口。就这样,一次扁桃体发炎的小手术,却差一点让刘月通丢了性命。

  刘月通后来学中医。毕业后,他在村里开了个诊所,来他这里看病抓药的人还真是不少,但是,诊所一年到头都赚不到钱。究其原因是刘月通每到算账头脑就懵,不是少算就是忘算,再后来连账本也不知去向。几年下来,不但没有赚到钱,把家里种地的收入都赔了进去,最后只好将诊所关门大吉。

  以后刘月通慢慢地染上了酗酒的恶习,经常偷偷地喝到大醉,酒后连家人都不认识。无论其母及亲友如何相劝,均无效果。后来,刘月通喝醉了总能见到过世的亲人和横死之人,有时还伴随着“砰、砰、砰”的爆炸声(疑似其祖父刘振玉炸狐时的爆炸声)。每当此时,刘月通就用酒瓶、砖头砸自己的头部,常常弄得自己头破血流。

  刘月通婚后有了个小女孩,乖巧可爱,他非常喜欢、疼爱。但是,刘月通酒喝多了便想要掐死孩子,并说:“这孩子不是自己的,我的孩子让你们给害了,我也要把你的孩子掐死。”所以,家人见他喝多了就特别要看好孩子。不但如此,刘月通趁着家人不注意曾企图烧掉新房子。当时他已经把被褥点着,幸亏家人发现及时,几个人上前将其摁住,才算了事。

  一次酒后刘月通竟将自己父亲的坟墓用铁锹铲平。后遭到母亲训斥,醒酒后知道错了。此后,刘月通表现出来的孝心倒也感人——他用手一把一把捧土又把坟填了起来。二零零六年五月,刘月通酒后用拳砸了佛像。当年九月刘月通在内蒙打工时就被三百八十伏电压击出三四米,当场昏倒在地。住院时手指、手腕均不能回弯,血管堵塞,后检查为脉管炎。当笔者看到刘月通时,他的手臂两条大血管比大筋还硬。笔者于是教他在佛前忏悔,向狐仙、青蛇及其他所杀之物忏悔(农村杀鸡、鸭、狗,套山兔是常事),请它们原谅。并发愿将杀生现世报应写出来,让人们引以为戒。就在当晚刘月通梦见祖父打蛇的经过。第二天他的一根血管已经软化,恢复正常了,真是不可思议!

  二零零七年四月刘月通到内蒙集宁市打工,一次在卸车时左脚踝骨被大理石砸成骨折。老板为了省钱没有及时送他到有条件的医院救治,错过了最佳手术时间。后转院至市骨科医院时,刘月通伤口化脓处内部已溃烂到骨头,经医院一个多月的治疗才出院,留下了脚部后遗症。二零零八年四月刘月通妻子见他不能养家糊口,又天天喝酒闹事,便与其离婚。留下一个女儿由尹秀英抚养,刘月通成了全家的心病。

  至二零一零年,刘月通言行已经到了不能自控的地步,清醒时自己一次次下决心戒酒,并能帮助母亲下地干活、做饭等。喝酒后精神常常出现严重异常,胡言乱语、迷惑颠倒,身心都不能自控。到六月份刘月通更出现了心理十分恐惧的现象,必须整晚点灯,连续几天不敢睡觉,眼睛透着血丝,手上拿着菜刀,让家人不要出门,说有人要杀他们。最后刘月通到了身心彻底崩溃的地步,趁着家人外出的时间,自己找钢筋扎漏了肚子,又用旧钢锯条锯断了自己的喉咙,等邻居发现时气管只有三分一连着,喉咙和肚子向外喷着血,整个人躺在血地上。幸亏抢救及时,花了几万元,才算保住生命。

  大难不死的刘月通,深切体会到人生无常。住院初期因喉咙处气管插着管子不能说话无法与笔者交流,就写纸条来表达出院后要出家修行的决心。然而,等病情好转了自己能下地活动,他又不能自控,偷偷跑到医院小商店买酒喝。

  二零一一年四月,出院后的刘月通旧病复发,心生大恐惧,时常钻进邻居家的草堆里,拖都拖不出来。家人实在没办法,只好送他到精神病医院治疗。刘月通在精神病院住院至今仍未完全正常。

  次孙多病多难

  刘月利(刘金龙二子),现年二十九岁。从小就多灾多难,经常打针吃药不说,还时常不知不觉就呼吸停止,昏死过去。全家常常被他吓得不知所措。三岁时,刘月利因感冒发烧到医院住院,输液后不久便没有了呼吸,医生抢救无效后,只好撤掉氧气,叫家人安排后事。当家人准备把他拉回家时,刘月利又活了过来。七岁时,外公到田里干活带着刘月利同去,玩得好好的他突然倒在地上,外公见他没气了,急得又喊又叫,又掐人中,仍然没把他救活过来。正当外公发愁不知如何向女儿交待时,刘月利却又醒了过来,让家人又一场虚惊。家人以后对他更是不敢大意。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刘月利到内蒙煤矿打工。一天在井下挖煤时突然犯病,脸色苍白,呼吸困难。工友急忙送他到医院救治,但当地医院未能找出病因,病情时不时加重的刘月利被转回辽宁的医院治疗,后被确诊为急性胰腺炎,经过及时抢救才脱离危险。(《净土》2012年第4期   作者:忏悔生西居士)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