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杀生到护生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7-11-14 点击次数:

   接触佛法之前,我不知道尊重生命。除了看不得人受苦,对别的动物受苦受死没有感觉,根本没有想到“这也是生命,它也会疼也怕死,我不能伤害它。”并且,随着年龄增大,心也愈来愈硬。记得第一次剖鱼,我紧张得要命,一直等到鱼死了才开始剖。谁知刮鳞时,鱼跳了起来。我吓得一阵尖叫,把邻居都引来了。有经验的邻居告诉我要先把鱼摔死再刮鳞剖鱼。我学会了,并且也越来越熟练,虽然每次都会头皮发麻,因为我能听得到鱼的叫声。至于拍死蚊蝇,敲死蜗牛,烫死蚂蚁,更不在话下,我能干得得心应手。

  过去看见地上跑着只肥肥的母鸡,脑海里马上会映现出一只煮好了的两腿朝上的光鸡,同时,还会想“一定很鲜美”。后来吃素以后还陋习不改。有一次在弄堂里看见一只鸡,我又习惯地作出了同样的联想。我下了一跳。走在街上,我对我自己说:“真可怕。你干吗不看着人,想象着他杀了煮熟以后该多好吃呀!”不过,我毕竟变了。我多次跟女儿忏悔我过去杀生的罪过:“我摔死过许多条鱼,拍死过蚊子苍蝇,敲死过蜗牛,还烫死成千的蚂蚁。”

  说起烫死蚂蚁,我无比惭愧。那时我在我家的花坛里发现好几大窝蚂蚁。我嗔心大发,烧了许多开水,连续浇了两天。当时的感觉可以用“痛快淋漓”来形容。然后,就把这“小事”忘掉了。几天后,我偶然看到在花坛边上的一个塑料袋上堆满了密密麻麻的蚂蚁尸体,那可怕的情景我大约今生今世不可能忘记了,现在每次想起来都会心痛。今年初夏,我又在一个月季花盆了发现大群的蚂蚁。杀生的事我是再也不能干了。

于是,我蹲下来对蚂蚁说:“蚂蚁呀,过去我不知佛法,烫死过许多蚂蚁,我很后悔。我再也不烫死你们了。不过,我也不希望你们在花盆里住。你们搬走好吗?”没想到第二天蚂蚁真的搬走了,花盆里干干净净!我把这事讲给同事听,有人赞叹,有人不相信。刚才,一个同事打电话来,兴奋地告诉我,因为台风她把花盆搬到了房间来,结果也搬进来许多蚂蚁。她说本来杀死蚂蚁对她来说是一件再也容易不过的事了,但是她想起我讲的蚂蚁的事。她当时想:“别人养狗养猫养鸟当宠物,我大不了养蚂蚁吧。反正不能杀死它们。”今天,她惊喜地发现房间里蚂蚁一只也看不见了。她真的好兴奋,我也真的为她高兴。


  佛法教给了我人生最珍贵的道理。敬畏生命,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条。遗憾的是我接触佛法太晚,造了许多恶业。我多次由衷地感叹:“如果我从小就接触佛法,哪怕是早十年,早五年,我也不是现在的我。我一定会比现在成功比现在幸福。”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