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与杀生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8-07-09 点击次数:

   佛家爱惜生命,深信因果,倡导买物救赎,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中游的,土里钻的,只要是有生命的异类众生,皆可买来放生。按现代人的理解,这大约属于行为文化一类,它体现了对自然生命的尊重和爱护,表达善待生命的意思,当然不仅仅是个人的积德行善。清代江慎修的《放生杀生现报录》中讲了一个故事:有一个卖酒的王五,每见酒内及水中飘着苍蝇,便捞出来,用干灰掩之,等到活了便一概放飞,如此数年。忽然有一天,王五被人诬告犯了死罪,法官提笔判决时,一群苍蝇粘住笔头写不下去,逐去复来,反复纠缠,以致法官不敢轻易下判,只好如实向上级反映,后经勘审,终于无罪开释。

  
现今社会,人们早就有了革命的善恶观,对苍蝇之类的,不放毒药便不错,随手一拍,那是常态。我在农村那些年,夏天苍蝇围着你乱飞,不时掉进碗里锅里,气急了,打一盆泔水,放一把嚼过的玉米甜杆(有清新的甜味,也便于苍蝇落脚),上边洒点滴滴涕(一种早期的农药),便有了酸臭加甜香的混合气味,一会儿便有成群苍蝇落到上面,一粘便死,一死一堆。罪过啊!有朝一日犯了王法,就别想着有谁来救你了,况且现在的法官不用毛笔书写,都用电脑,即使养了一群苍蝇也不顶啥,一键敲死你。

  
那天早晨在咸阳湖边,看见几个老太太围在一堆装满小乌龟的塑料袋子旁边,双手合十,念念有词,然后一声号令,抖开袋子,湖面上便游了数十个伸头探脑的乌龟方阵,瞬间没于深水之中。原来小龟是老太太们花了钱从市场小贩手中专门买来放生的,感动的我差点动了念头,把家养十年的乌龟也想放了生去。


电视报道今年7月15日,黄浦江外滩水域发现大批死鱼漂浮在水面,后经调查,这些鱼是放生的,随后有个男人对着摄像机期期艾艾的说这是他花了4万元买的。放生时敲敲打打,好不热闹,放生后尸横江湖,好不凄惨。水产专家说,这些鱼由于不适应夏季过高的水温而死亡。如此放生,其实就是杀生,说严重些,就是以放生之名行杀生之实。

现如今,放生已经规模化,专业化,天津上海等地就有很多的放生组织,一般会在佛教的纪念日定期举办放生活动。这些组织往往提前一个月在花鸟鱼虫商贩那里订购大量的禽鸟鱼鳖,再由商贩订单收购或雇人捕捞。大批量的放生需要大批量的购买,大批量的购买需要大批量的供应,大批量的供应需要大批量的捕捞,一些普通的飞禽走兽,甚至蝼蚁昆虫在放生日都成奇货可居,各种水产动物的价格也随之上涨。

放生商业化,催生了当地的农贸市场、水产市场、花鸟市场,放生的花样愈演愈烈,放生的成本也水涨船高。据说天津有一条龙服务,卖鱼的小贩还提供小船带你亲自放生。善男信女买了鱼,坐上小船,驶入固定水域,亲自把买来的鱼儿放入水中,既风光又轻松,很是流行,殊不知,那鱼又落进鱼贩子早已张好的网里了。善举得以满足,商家坐地得利,皆大欢喜。遭罪的是鱼儿,抓来逮去的,伤鳃动鳞,那回总得死一批。北京八大处外,一街两行是卖鸟的,专供游客放生。鸟儿来自何处?商家答:山中夜张网。如此前脚放生,后脚张网,活脱脱的循环经济。殊不知,捕捉放生,对野生动物伤害最大,以麻雀为例,市面上见到的一只麻雀,在捕捉、运输过程中,就至少有9只麻雀死亡。为放了一生,伤及九命,阿弥陀佛,这不是行善,这是作恶。

专家说,从保护自然资源来说,放生是好事,但要讲科学,否则便是破坏和污染环境。可是科学放生比较麻烦,譬如:放生鱼类要讲究品种,三种鱼不能放:杂交鱼类;外来鱼类,比如食人鲳;凶猛鱼类,比如黑鱼、鲶鱼,这些鱼以其他鱼类为食,造成其他鱼类资源减少。其次,放生前要检疫,生病的染疫的不能放。还有放生的季节,冬季最好,其他季节都不太适合,尤其是盛夏,水温高达25℃-28℃,鱼放下去肯定死,冬季水温低,鱼的鳞片比较紧,在长途运输或者放入水里后,不容易受伤,能保证存活率。还有,放生要选择地方,要讲究专业技术,最好是先在特定水域培养驯化一段时间,然后再放。

放生不要盲目,要考察放生的地方适不适合被放生物种的生存条件,不要适得其反。阿弥陀佛!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