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念祖:净修捷要报恩谈(第34集)
出处:护国龙王寺 录入:管理员 上传时间:2015-05-16 点击次数:
殊胜是很肯定的,很多人希望都得到好处。大家就是说我如果很忙,背四段,一天背四段,就两页,不是背,你就是拿著照著念,一边念一边拜,你再忙,这时间也挤得出来。拜了之后,拿著佛珠你念几串,这不就成了功课吗?念完了之后,自己再默默的可以祈祷自个的心愿。我们正在念佛的时候,正在念《净修捷要》的时候,不要想著世间的这些事,把这些事情都放下。这个时候一心想著佛,想著西方,最后替众生忏悔。就是这个心,把世间的事情搁在一边。但是世间的事情,等你念完之后,你求愿的时候,你都可以求,你求财也可以,求子也可以,求妻也可以,你求爱人也可以,一切都可以求。这个就是说,你正在修法的时候,你不要什么都搁在一块,先放下,但允许你求。哀切的祈祷,还有很多护法神等等,他看见你求得很恳切,他要护持你,他就要实践你的愿望。护法的水平不像佛,有的还没有出六道轮回,所以必须你的心里头天天在想、天天在求、在祷告,他才知道。   这就是说,你在读完了之后,可以祈祷三宝加被,护法护念。来求,你首先要求孩子健康成长,允许你,你这个不是留恋娑婆,你这个还是众生分上,这一切都是,不是说你还在求这个,你刚才修法功德少了,确实加被力是不可思议。自己得用功,一方面能够感,这个感能够得到应。心很分散,心很分散就好像光线没有聚焦,用一个放大镜或者称为火镜,你把它在太阳光底下一照,就能把火点著,也没点著,得集中。   所以我们心不要分散,又想这又想那,把它集中在一处,《四十二章经》,「制心一处,无事不办」,没有不成功的。我们天天就拿一段时间,集中我们的心念来用功,我们世间这些事也希望它好,就合在这地方来祈祷。它这个就是这样,沈善登的话说,净土宗的好处,就是「不废世法而证佛法,不离佛法而行世法」。我们都是在家人,我们世间都有责任,我们要行这个世法我们可以不离开佛法来行世法,我每天有定课,我没有离开,我还做我的教师,经营我的企业。同时花一点时间,我这个时间也用来祈祷了,而且你抽一点时间来祈祷,根据我的经验恐怕是这样,比你把全部时间拿来做世间事,恐怕效果还要高,这地方不可思议。   不过有人一上来是信不及,但是你切信,确实如此。最近一个人,前两天,大家都很熟悉的孙居士,腰疼疼得不可忍耐,后来没办法,就拼命念六字大明咒,拼命念。人就是这样,逆加持,苦逼著在这。我常常也说,病中要念念得特别好,我有时候我会骂自己,我人是贱骨头,我说我要都像我病的时候那么念,我早成功了。它一不病来,没有逼著就懈怠了。这念念没有我了,找我找不到了。找我找不到,接著又念了一阵,当然还是世间人还要办世间事,不念了。再一看我腰怎么样,腰不疼了。所以就有这些事情。   我自个有一次有这个经验,超度,替众生求往生。这个超度要用气,要观想,要喊,还要用力。写了牌位,今天修超荐了,就到了晚上,夜里头八点多钟吐血,一口痰出来是红的,再吐一口还是红的。这一想这恐怕要躺一躺了,觉得腿都软了。我再想我要躺下去恐怕这法就没法修了,我不能给这些被超廌的亡魂失信,我已经写了牌位,你不修是失信。死也修,还上座,而且知道对於这个是很不利的,你修这个不只是有修而已,还它那里头就是破了,你还助长它,不管了,就修下去了。但是渐渐就觉得一口痰和一口痰的距离就长了,颜色也慢慢就淡了,一直到修完法之后,还有两口痰是有血的。第二天清早起来,有一口痰有血。后来再也没有了,没有任何医疗。另外一个老同学,他吐血得住医院,吐了好多天,出来之后又吐,又住医院,两次住医院。我那次要躺下也住医院了,不住医院也要躺很久。就是你真正把这一切置之度外,就是豁得出去,本来没有病。   一个大祖师生了病,他说我为什么有病?我有身体,我没有身体就没病。你腰疼那不因为你有腰?没有腰谁疼?你头疼不因为你有头吗?肚子疼不因为你有肚子吗?有身体。你有感觉不就因为你有神经吗?你知道疼是你神经的作用。痛感各人不一样,痛感有的人高,有的人低。我的痛感就比较高,有时候在医院,他们给我拿针刺,旁边人看了,说你这简直是关公刮骨疗毒。我不觉得,我痛感比较高。他觉得很惊讶,他说你简直是关公。一次打针,他就一针一针扎,找不到我的静脉,都这只扎完扎那只还找不到。后来他实在没办法,另外找个护士来,那个护士一针就扎到了,他扎了我七、八针,我也无所谓。痛感有人高有人低,是因为神经,神经也是因为身。病是为什么有?因为有身。为什么有身?有业,没有业哪来的身体会受这个报?为什么有业?你有妄想,都是真如哪来的业?我就是妄,有妄才造业。妄想本空,既然是妄,虚妄就是空,妄想本空,无明也本来空。所以佛最后,《心经》这部经是殊胜,「无无明」,首先连无明都没有。现在的一切都是我们自己捣乱,因为有无明所以有迷惑制造这个,实际无明根本就没有,什么是无中生有,无事生非。所以可笑可怜悯也就在这,不是真有而是无中生有,无事生非,自寻苦恼。它说这妄想本空,妄想本空何处得病?好!   还有一个人,一个禅宗祖师走在路上,山火忽然就著了,很多人就劈里啪啦扑火,他就睡觉。他说这火还不是自心所生,何处有火?所以他也不用扑火,火就在那烧。所以这些祖师,还有药山,他们过去那个庙劳动是全体参加的,要砍柴,大家都要去砍柴,不管你是方丈还是谁,这叫普请。普请两个字好像看来很客气,实在就是全体参加义务劳动,都要去,很苦的事情。那就是很深的山,不然怎么会有老虎出来。正在砍柴的时候,徒弟大叫,师父,虎!看见老虎了。药山回头看到骂他一句,什么虎?是你虎!他镇定到这种程度,信心也到这种程度,所以成为大祖师。你、老虎,你是老虎。   欧阳修,文学家,一次上山遇见老虎,害怕得不得了。后来找到一个和尚,跟和尚谈他遇虎怎么怎么惊险,谈了又谈。和尚就告诉他,老虎在山上很平常的事情。师父,老虎怎么能平常?他觉得很奇怪。这和尚说,大空、小空,一喊,从和尚床底下爬出两只大老虎。和尚说,「对客人不可无礼」,这两只老虎就蹦走了。欧阳修吓得还在发抖,老和尚你修什么?老僧只念观世音。降龙伏虎的那个广钦和尚不是有个老虎也很驯服吗?只要你无心,都彼此能够相安,你起心就不行。   渔人忘机,海鸥满舲。一个打渔的回去告诉他老婆,我今天才倒霉的,一条鱼也没打著,白出去了。后来他又说,今天可是很奇怪,我的船上落了一船的海鸟,海鸥,就在我船上落著,从来没有的事情,真奇怪!他老婆说,你这个蠢东西,你抓两只鸟也好,你抓来也可以做著吃,也可以卖,没打著鱼,抓两只鸟。这老渔人说是,我当时没想起来,明天再说,我一定抓。可是这一天一只鸟都不落,这是气分彼此相感。它为什么敢落?他那个气分的问题。中国有个公使,叫伍朝枢,很老的外交官,他参加人家的国会,他旁听,他就预先知道,你看谁跟谁要辩论了。一会他们就辩论了。有人说,你怎么知道?他说他们头上的气先搅在一块了。所以就是这些。 资料恭摘:净修捷要报恩谈  黄念祖居士主讲  (第三十四集)  1990/7  档名:51-007-0034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