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素食文化
和尚为何多智慧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7-06-14 点击次数:

   佛教用“般若”来定义如实理解一切事物的智慧,般若是梵语的译音,意即“智慧”。为表示有别于一般所指的智慧,故用音译。本文打算讨论的和尚的智慧应该是指“般若”,但如果用“般若”其名,将涉及许多对佛学经典的理解,这个命题不是末学的水平可以驾驭的,由于末学只打算谈些个人的想法,故还是用“智慧”作题目。
  
  人们心目中的和尚
  
  和尚是指出家修行的学佛者。人们心目中的和尚是道德高深,学问渊博。具有端肃的仪态,高尚的品德,对佛教义理有深刻的理解,是有智慧的象征。
  
  传开老和尚是惟因老法师的入室弟子,他俩昔年曾共同随虚云老和尚执帚多年,多年来一直在凤凰山中苦修。一件破衲袄,一双芒鞋,黄卷青灯为伴,自劳自养。几十年从不轻易下山。熟知他的人觉得他是个极为平常的人,而有异于常人者则是他一颗金子般可贵的平常心、平等心,一颗善良之心,最慈悲、最宽容、最同情人、最讲道理。数十年如一日的含辛茹苦,苦苦的修行,在社会上树立起做一个和尚具有的真正崇高可贵的形像和给我们学习的榜样。
  
  和尚的智慧为常人所不及
  
  和尚出家为求佛法广传,为求要出离三界六道,成就道业。所以说和尚是把在世的目标看得最透彻,贯彻最自觉和坚决的群体。无论是在寺庙中,暮鼓晚钟;还是在深山岩洞,长夜青灯,都是年年一日,从不懈怠。这就是和尚作为一个群体具有的智慧。
  
  人生迷惘,特别是遇到重大转折处,如何处理,往往心存疑虑,极盼有人指点,这时我们想到的就是找一位高僧请教。而高僧的开示都能使我们茅塞顿开,避免走上歧途、陷入绝境。高僧不一定经历过我们生活中的处境,但我们依仗的正是高僧的智慧。
  
  近代有些有名的和尚常不定期地发表开示,对世界各地的突发事件、重大灾难发表看法。平时,开示则囊括了大众感兴趣的各种题目,大到对各位佛、菩萨的信仰以及人生的哲理,小到生活中如何处理各种关系。由于这些开示从佛教的角度、理念看问题,深入浅出、字字珠玑、言简意赅、道出了人们没有悟及的大道理,深受信众们的喜爱。这些历年来的开示有的已经汇编成册,有的制成视频在网上流传,更扩大了影响。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见星云大师时就说:“大师送我的书,我全都读完了。”
  
  和尚对佛经有深入的理解。一位在家的学佛者虽然受过教育,可以识得一部佛经中的每个字,却无法理解这部经中许多句子的意义,从整体上说,对佛陀通过讲这部经要传递给众生什么思想更是感到毫无头绪。这时候,高僧大德的注经译经为公众学习佛法带来很大帮助,这是高僧大德以他们的智慧所做的功德。
  
  台湾莫正熹居士年轻时曾经看过几十遍楞严经,总是看不懂。后来在一场大病中的昏迷状态中,猛念观音菩萨,一边联想佛堂边水池上的石观音(类似进入深度的禅定),在心眼中,看见石观音栩栩如生。南风吹起他的衣角,呼呼作响。忽然间,他从两眉之间,射出一道白光,莫正熹居士被照得从昏迷状态中立即苏醒过来。以后,再看到楞严经时,奇怪的是,一看就懂了,并且体会到这本经章节清楚,层次分明。有无比的好处。 末学看过五位大德注解的楞严经,莫正熹居士的《楞严经浅译》是我最推崇的。在楞严经中记载,应佛陀之请,二十五圣各自讲述了自己的修行法门,而其中观音菩萨的耳根法门被讲评者文殊菩萨誉为最佳。如果注解者自己没有打坐禅定的体会,就无法体会到耳根法门的殊胜。莫正熹居士对耳根法门有深入禅定的实践,才能写出比别人更好的注解。不像有一些注解者在注解经典时像语文老师讲解古文一样,只是把文言文译成了白话文。
  
  戒、定、慧是学佛者必须修持的三门基本功课
  
  戒能生定。五戒是戒的核心。有人说:“戒能生定的意思就是戒是定的增上缘,好像田、肥料、水等,于诸苗稼等有成办之助力,是苗稼的增上缘一样。”我觉得这是对的,但还不全面,没有道明白不守戒对定的破坏作用。譬如佛门食素是遵守五戒中的不杀生戒,食素带来对众生的爱心以及平静的心态,这些是禅定的增上缘。但如果破戒食肉,则被食的动物灵体心怀不平,会在禅定时出来干扰,吃肉的禅定者的定力会受到影响,无法精进。破其他戒的结果也是一样,即使已经修得了界、天的果位,也会掉下来。从这点看戒不仅仅是定的增上缘,更是做好定的基本要求和保障,或者说“无戒则无定”才对。
  
  定能生慧。《大智度论》曰:“菩萨身虽远离众生心常不舍,静处求定获得实慧以度一切。”《昭德新编》中云:“水静极形象明,心静极则智慧生。”科学家发现,人体入静时,头部前额区和中心区的α波强度会大幅度增加,频率由20HZ以上减慢至8至9HZ,α波是人们学习与思考的最佳脑波状态。长期冥想打坐,可增加前额叶脑皮层和右前脑皮层的厚度,而这些区域是控制人注意力和感知能力的地方,许多科学家、作家、发明家等名人的前额叶脑皮层都厚,而且他们的脑电波大部分时间都处于α波频率,这说明坐禅确实能使大脑敏捷并容易产生灵感。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还发现,打坐的人大脑中负责注意力与调节情绪的部份,其容积较大,而且大脑灰白质较多,可以提高智力功能。在寺庙中的和尚每天都有禅定的功课,长期的修行使得他们的才智得到很好的发展。
  
  慧从定中来
  
  但以上说的还不是大智大慧。彻底的证悟只有在禅定者进入深定,与上天沟通后才能实现。
  
  菩提达摩一苇渡江,前往北方,来到山少林寺面壁九年,终日默默不语,世称“面壁婆罗门”。面壁何事?当然是打坐入定。面壁九年,达摩当然禅定功夫非浅。《高僧传· 释慧览》曰:“览曾游西域顶戴佛钵。仍于罽宾从达摩比丘咨受禅要。达摩曾入定,往兜率天,从弥勒菩萨受菩萨戒。后以戒法授览。”兜率天是欲界的第四天。释尊成佛以前,在兜率天,从天降生人间成佛。未来成佛的弥勒,也住在兜率天,将来也从兜率天下降成佛。达摩得以在定中上达兜率天,说明达摩原来的禅定成就已经超凡。受菩萨戒后,又打下修炼成菩萨的基础。从此达摩的智慧日深,终于成为一代宗师,开创禅宗门户。
  
  虚云老和尚在高旻寺禅堂修行那段时间,万念顿息,工夫“落堂”。昼夜如一,行动如飞。一夕,夜间放香时,他开目一看,见大光明如同白昼,内外洞彻,隔墙见香灯师小解,远及河中行船,岸上树色,悉皆了见。到腊月的第八个禅七中,第三天夜晚,六枝香开静时,护七照例冲开水,热水溅手,茶杯堕地,一声破碎,顿断疑根,如从梦醒-他开悟了。虚云老和尚入定之深是有名的。他曾在终南山时独修禅行。一日,静中入定,时逾半月,锅中煮芋,早已霉高寸许,坚冰如石。近远僧俗,多来探视。光绪末年那一段时间,虚云到南洋弘化,并为祝圣寺募款。他在暹罗龙泉寺讲经时,一日趺坐入定,一定九日,这一来哄动了暹京,自国王大臣至善男信女咸来罗拜,国王请他到宫中讲经,百般供养,官民皈依者数千人。虚云禅师终成“一身而系五宗法脉”之禅宗大德。
  
  广钦和尚曾经入定4个月之久。有入山打柴的樵夫,到广钦和尚入定的地方,见他坐在那里,没有呼吸,也没有脉搏,心脏也停止跳动,以为他已经死了。但弘一大师知道这是入定的现象,轻轻地在广钦和尚的耳边三弹指,广钦和尚就从定中出来。弘一大师赞叹说:“像这样甚深的禅定,在古来大德也是非常难得稀有。”广钦老和尚所以能有猿猴献果、猛虎皈依的事迹都和他深定的成就有关的。老和尚后来赴台湾,建寺、凿石佛,成为台湾家喻户晓的名僧。
  
  和尚为何多智慧
  
  和尚为何多智慧?定能生慧,慧从定中来。无论是一般的智慧,还是大智大慧,都要从禅定中得来。和尚如此,学佛的大众也是可以效法的。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