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持戒忏悔
三十年前的冤鬼现形记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7-09-13 点击次数:

   我平素敬惜字纸,因为字纸是传播文化的,敬惜字纸就是尊重文化,所以平日对于地上的字纸,常常捡拾。一九四九年服务于新竹地方法院检察处时,在厕所中捡得一团字纸,展开一看,题目是“冤鬼现形记”,内容极具因果报应意义。当时我已早就立志搜编因果报应故事,就把那张旧字纸剪贴起来,兹将原文照录如下:

  新婚夫妇的背后,赫然照出大小五个鬼来!

  “一九二四年,陕西汉中有一个驻军营长,风流好色,他自己早已结婚,并已生下几个儿女。偶然看见他营部里一个书记官的新婚太太,娇艳如花,不禁万分倾倒,费尽了不少心机,终于在他阴谋陷害之下,书记官以通敌的罪名被枪毙了。营长立刻托人向书记官的太太求婚,那知书记官的太太坚持要一夫一妻才嫁,营长已有妻子儿女,好事决难成就,但营长为色所迷,竟忍心害理,把他的妻子儿女全都毒死了。书记官的太太无可推托,卒被营长硬娶过来。新婚之日,营长与新娘及部分来宾,合拍一张照片,好多天照片都未送来,营长生气了,亲自往取,一看之下,立刻吓得面无人色,原来照片上新婚夫妇及来宾背后赫然照出大小五个鬼来。其中之一就是书记官,他还是生前的面貌,紧紧的站在新娘的背后,穿的是制服,一层层的领子都没有扣上,额上还隐约地看得出是被枪弹打破了的裂痕,满面血污,异常惨怖。稍后便是一个女鬼,是营长的妻子,完全不是人样子,头发披散开来,一对眼珠向前突出,两额青筋暴起,鼻子拱得高高地,嘴巴大张开,看不见下颚,两嘴角一直拉齐两耳根,双手前扑,作攫人状。再后就是三个小鬼,是营长的儿女,狰狞的形像跟女鬼差不多。这事传播出来,给营长的上司知道了,将营长判处死刑,可怜的新娘也羞愤自缢。这件公案,便如此宣告结束。但这冤鬼现形的照片,却被翻洗多张,到处分送传观,以资劝化。有名的四川五老之一赵尧老,特在鬼照片上亲笔题叙简单事略,结尾有两句:‘劝人少结冤仇,时时回头一看。’颇能发人深省。”

  照片现鬼的事,各地报纸新闻,每有登载,兹摘录三则如下:
  (一)一九五九年四月三十日台北市大华晚报登载“照片拍出鬼太婆”的伦敦消息一则:“伦敦星期日画报,近登载一张鬼照片,这照片中有一个老太太坐在汽车的后座,但这老太太在照片拍摄前早已死去,并且已被埋葬在坟墓中,这老太太名叫韩弥儿夫人,她的女婿章南和太太把她埋葬了一星期以后,有一天出外郊游,当章南为他的太太和汽车摄了一张照片以后,发现冲洗出来的相片中,他的岳母竟坐在汽车的后座,不过影像稍模糊,但仍清晰可见。”
  (二)一九二一年十二月十二日上海申报载:“刘湘就任四川总司令之日,拍摄就职典礼照片一张,此相片竟有两鬼影活现于上。此二鬼影,一为军长赵又新,一为前直督蓝天蔚,此二人皆于去年九月间,与熊克武相战,死于沙场者也。”
  (三)一九二○年五月二十三日上海申报载:“申大面粉厂王舜君,素喜摄影,于上月初,偕一友携快镜至新闸北共和路,即前巡警总局附近之树林下,嘱友代摄一影,嗣后洗出,却有伟大身躯之无头鬼在傍,头在脚边,见之大骇。据王云,是日往摄时,在下午三点余钟,何来鬼影?旋为某洋行大班所知,向王索取原底片,洗晒放大数张,寄往外国博物院,以资研究。”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