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推荐阅读:[大藏经] [佛教辞典] [般若文海]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基础]
[汉地]
[藏地]
[南传]
[古印度]
[白话经典]
[大藏经·大正藏]
[乾隆大藏经]
[英文佛典]
站内搜索
 
修习禅定的基本要求
信息来源:中国佛教网    发布时间:2011-12-03     [净慧法师]

修习禅定的基本要求

净慧老和尚

各位法师、各位居士:
 
早上好!
 
今天是2006年1月8日,为什么要说这个日子呢?因为这是今年第一次在真际禅林开讲座,所以在开讲之前,先祝福各位法喜充满、六时吉祥。
 
今天讲的题目是《修习禅定的基本要求》,这个题目过去虽然没有讲过,但是其中的内容,几乎每一次讲佛法的时候都会涉及到,这次就比较具体地、系统地讲一讲。以往每一次讲都是在禅堂讲开示的时候讲到,因为讲开示就完全要凭记忆力,不能拿本子,拿了本子就不方便,今天嘛,有个本子在这儿,有个资料,这样讲起来可能稍微系统一点儿。
 
修习禅定的法门,或者说整个修行的法门,在佛教古典的著作里边、经典里、论疏里,都是把它归纳为三个法门。这三个法门,一是以息为禅,叫做“息道观”。所谓“息道观”,就是从修呼吸而进入禅定。二是以色为禅,是从修“不净观”而进入禅定。所以,“息道观”又叫“息门”,“不净观”又叫“色门”,三是“心门”,以观心而入禅。所有修行的法门不出这三种,所有修行的法门都把“息道观”作为一个基础,或者说都以“息道观”作为修行的一个基本的条件。因为我们人身有种种的生理现象和心理现象,跟我们人的生命现象联系得最密切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的呼吸。呼吸每一分钟、每一秒钟、每一刹那都没有停止过,呼吸一旦停止了,人就进入了休克或者死亡的状态,那生命又会来一次大的转换。所以说,呼吸与我们人的生命关系最密切,我们时时刻刻都会感受得到。平常,我们自由自在地活动,会感觉到呼吸很平稳,一有了剧烈的活动,或者说比较出力气的活动,呼吸有时候就会比较急,特别是年老的人,上一层楼还没问题,上两层楼,就感觉到呼吸有一点儿紧张,三层勉强,上了六层楼,就很费力气,那是什么呢?年老气衰。年轻是什么呢?年轻气盛。年老气衰,年轻气盛,都和我们这个一呼一吸有关系。当然,有许多的现象,可以判断一个人是老人,还是一个年轻人,但是其中最主要的一点,是他的气,是气衰还是气盛。一个修行的人和一个不修行的人,一个身心修养比较好的人,和一个身心修养比较差的人,在这个呼吸上可以明显地判断得出来。比如说,我们每天练习打坐,打坐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把我们的呼吸调整到恰到好处。所以说,这三门是以“息道观”为基础。
 
那么,“不净观”呢,则是从色身来修。作为出家修道的年轻人,往往他这个贪欲心不容易排除,所谓的贪心,在一个人的一生当中,什么时候贪什么东西为主,他有一个阶段性。小孩子贪什么呢?贪玩儿、贪吃,长到二十岁左右贪什么呢?贪色,男孩子想要跟女孩子在一块儿玩儿,女孩子想要跟男孩子在一块儿玩儿,这是人的天性。那么,作为出家人,有没有这种念头,有没有这种现象?作为修行人有没有这种念头,有没有这种现象呢?这也是很自然的。如果说这种贪欲心很强烈,没办法修行,进入不了禅定,他就要修“不净观”。“不净观”就是要把我们这个人从头到脚、从内到外、从生到死看得一点儿干净的地方都没有。不管男孩子长得多么漂亮,女孩子长得多么漂亮,你如果以“不净观”来观察,都不过是在一张皮里边包着血肉而已,都不过是在一张皮里边包着一堆屎尿而已,“不净观”就是从这个地方入手。如果把一个人从头到脚,把皮肤观透了,看到他的心肝五脏,看到他一个好好的人,慢慢地长疮、化脓,烂了、臭了,你的贪爱心还生得起来吗?看到每个人最终都不过是一堆白骨,一个骷髅壳而已,你的贪爱心还生得起来吗?生不起来。所以说,“不净观”是制止贪欲心的一个最好的法门。那么,“不净观”从哪儿来修呢?从身体来修,就是要观身不净,观察自身和他身以及大地一切众生,没有一个人这个血肉之躯是干净的。以此一观,心里贪欲之火马上熄灭下来,无上的清凉当下出现,这个时候,你就能够逐步地进入禅定。“不净观”,当然有很多的法门,我刚才讲的这一点点,仅仅是以观身不净,作为一个最基本的观法。不过,“不净观”是出家的年轻众,以修习这个观法,来排除在修行中由于贪欲而产生障碍的最好的法门。作为在家众,还是修慈悲观、念佛观、因缘观,这样比较适合在家众的生活环境。
 
以上讲的是从息入禅,从色入禅,下面讲从心入禅。心法,是佛教的根本法门,修“息道观”也好,修“不净观”也好,最后还是要归结到以摄心为禅,把自己的心收摄在一念上,收摄在空上,收摄在真如佛性上,那才是根本。所以说,以心为禅,是佛法修行的最核心的内容。那么,为什么要把修行的法门设为此三门呢?因为修所有的法门,都是围绕着色、息、心而展开,把一切的修行形式,以色、息、心统一起来,我们的修行就不会出现分歧,就不会茫无目标。
 
上面讲的是总的修行的一个分类,下面我们正式讲修习禅定的基本要求。这个基本要求,在止观书上叫做二十五种方便,就是说要修禅定,必须具备这二十五个条件,或者是说必须通过这些条件、这些方法,才能够真正具备修习禅定的因缘。这个基本要求,分为五大类,每一类是五件事。首先的五条,就是要具五缘;第二,叫诃五欲;第三,叫弃五盖;第四,叫调五法;第五,叫行五法。这个叫做外方便,今天这个时间,可能就只能够讲这个外方便的二十五件事。
 
什么叫做具五缘呢?就是说,修行一定要具足五种因缘条件。第一,要持戒清净。比如说,我们在家众,就要修五戒十善,出家众从五戒、十戒、比丘戒、比丘尼戒,一直到菩萨戒,这些戒律都要守持清净,才能够没有障缘,进入修行的状态,这是具五缘的第一缘。第二,要衣食具足。要修禅定首先要有衣服穿,特别是冬天,如果衣服穿不暖和,受寒受冻,身体就会吃不消,身体吃不消,你就无法修习禅定,所以要衣食具足。所谓衣食具足,就是说我们的饮食是来自一种正当的生活方式,不是邪命而来,这是讲的食。衣服要能够保持温暖,不求其华丽,但求其温暖,保证这个身体不受冻,就是说在保持温饱的前提下,才可以修习禅定。具五缘的第三缘,就是要闲居静处,因为在非常嘈杂的地方,初修禅定的人无法进入境界。所以,在家庭修行也要选择一个清净的环境,或者选择一个清净的时间。清净的环境,就是说这个修行的场所,不是在客厅,而是在卧室,不是在迎着公路的地方,车水马龙,噪音很大,不利于修定。清净的时间,比如一早一晚,家里没有人说话,比较清闲安静,所谓不作诸务就闲,远离愦闹就静,心中无事就闲,心中无闹就静,身心闲静方可修道。当然,也有人讲忙中净土闹中禅,那是指的什么呢?那是指修行到一定的程度,行亦禅坐亦禅,忙亦禅闲亦禅,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那是指功夫有一定基础的人才可以做得到,闲忙静闹都可以修,都对修道没有障碍。具五缘的第四缘,是要息诸缘务。就是说在修定期间,或者说在集中修行这个期间,一切的有为事业都不去做,也不准许朋友之间的来往交流,也不学习其它的经书文字,就专心致志地修习禅定。当然,这个是指每一个修行人在每一年当中,或者是每一个月有某几天当中,集中时间来一个强化训练。比如说,一年打几个七,或者一个月有几个禅三或者禅五、禅七,在这期间,就要不做一切的有为事业,不准许人际之间的往还,不学习、不阅览一切的经书,就专心致志地修习禅定。具五缘的第五条,就是要有善知识。所谓善知识有三种,一种叫外护善知识,比如说我们在一个禅三当中,外护善知识帮助我们解决衣食方面的问题,可以照顾生活起居;一种是同行的善知识,比如我们在寺院里打禅七、打净七,有三十人、五十人,这都是同行的善知识。在家庭里边,如果一家人能够志同道合,在这三天、五天当中,集中时间修行,由子女帮助照顾生活,那既有同行的善知识,又有外护的善知识。还要一种是教授的善知识,就是说在修行的过程中,教授的善知识可以随时来指导我们的方法,鉴别我们在修行过程当中方法是错还是对,遇到了问题可以有人帮助解决,所以这是叫教授善知识。具五缘,就是要具备这五个方面的条件。
 
第二个,叫诃五欲。诃就是谴责,就是批判,就是彻底地看清五欲是什么,五欲对修道有什么妨碍。所谓五欲者,就是色、声、香、味、触这五法,这五法就是我们眼、耳、鼻、舌、身所缘的对象,中间又有五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五尘对五欲,中间生五识,然后我们就起了种种的贪心。所谓眼贪色、耳贪声 、鼻贪香 、舌贪味、 身贪触(触就是接触 ,握手是接触,身体之间相触也是接触。),这五种欲望,能够使我们道念 、净业、 善根不能成熟,所以它是障道的因缘。因为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烦恼之火,这五欲就好像火上添薪,使我们这个烦恼之火越烧越旺。要熄灭烦恼之火,只有远离五欲,才能够逐步使内心达到清凉自在。所以,我们在修定的过程中,要认识到五欲对禅定的障碍,要远离五欲,以利于我们道念的增长,定力的增进。
 
第三,叫弃五盖,就是要放弃、舍弃五种盖蔽我们智慧的烦恼和障碍。这五盖是什么呢?第一是贪欲盖,第二是嗔恚盖,第三是睡眠盖, 第四是掉悔盖, 第五是疑盖。所谓盖者,就是盖蔽我们身心的烦恼,这五件事在我们心里,就好像是一片乌云遮住了我们智慧的太阳,就像一块厚厚的黑布把我们的慧眼蒙蔽住了,使我们不能够真正地进入修道的状态,不能够认识自己内在的智慧。这五盖当中,最后的一盖叫做疑,疑心使我们的道心难以成就,修行难以上进。这种犹豫不决、有怀疑,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怀疑自己,比如说我要修某一个法门,就怀疑自己有没有这个善根,有没有这个智慧,怀疑自己的善根智慧与此法门不能相应。第二是怀疑所修的法门是否究竟,是否当我本人之机?这个法门难度如何?左思右想,犹豫不决,就耽误了我们修行的时间。第三是怀疑老师,我现在所依止的这个老师,他的修行怎么样,看他长得这个样子,貌不惊人,是不是有资格来指导我,是不是他所说的法就是究竟的,就是了义的。这三种怀疑使我们在修行的门口或者门外,老是徘徊不前,犹豫不决,把大好的光阴白白地浪费掉。那么,怎么解决这些怀疑呢?首先要相信自己,佛告诉我们大地众生皆有佛性,只要能够按照佛所说的法门去修,都可以成佛,都可以开悟,都可以得解脱。要相信自己从无始以来有无量的善根因缘,只要我现在断恶修善,就会与一切的善根因缘相应,就会把过去的善业因缘都激发起来,成为我们眼前修行的助道的内在条件,这样就可以解决我们对自身的怀疑。然后,要相信佛所说的法,只要是佛所说的圣法,法法都是解脱的法门。根据自己的习性、善根因缘,选择一个法门,就要一心一意、一往直前地修下去,不要时时刻刻改换法门。这样,就可以使我们对于法的怀疑,逐步地加以澄清,从而对法生起信心。第三呢,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作为老师,他不可能十全十美,对于老师我们怎么样进行选择,第一步要做好这件事,所谓要择师。既然选择了一个师父,我们就要恭恭敬敬地、诚心诚意地跟着这位师父学习,取其长而去其短,看其所长,不看其所短。对于师父,严格地来讲,都要做佛想。师父在传递佛陀的正法,传播佛陀的法音,我们就要恭恭敬敬地随师住、随师学、随师修。在师父的指导下修行会少走弯路,会一超直入如来地,所以这个怀疑一定要解决。

第四呢,就讲到修行的方法的这个直接的部分,叫做调五法。调五法,有时候又叫做调五事,调五事这个题目我讲过多次,有许多老居士可能都有印象。所谓调五事,一是要调饮食,二是调睡眠,  三是调身, 四是调息,五是调心。这五个方面调整到使我们的身心能够自在这样一个状态,修道就可以避免许多的弯路。
 
所谓调饮食,怎么调呢?至少要注意这四个方面:要修禅定,不宜吃得太饱,因为吃得太饱,“气急心满,百脉不通,令心闭塞,坐念不安。”所以,我们打坐的时候,不要吃饱了饭马上就去坐,这样不会有好的效果。同时,在修禅定的时候,不宜吃得太饱,七成饱,最多八成饱就可以,“食若过饱,则气急心满,百脉不通。”就是说身上的血液、血脉不调和,心也闭塞,坐不安、念(这个念就是我们的心态、念头)不安。这是讲吃饱了,不宜打坐。第二呢,肚子太饿、太饥也不易打坐,书上讲“食若过少,则身羸心悬, 意虑不固”,简单地说,没有吃饱就没有精神,没有精神,这个心就悬在那里,它也安定不下来。第三,如果吃了秽浊之物,就会令人心识昏迷,也不适于打坐。秽浊的食物指什么呢?比如说油腻过重的东西,打坐的人,如吃得饱饱的,而且吃了许多肥肉,喝了酒马上就去打坐,可能坐不下来。为什么呢?那些食物在身内所产生的那些反映,就使你的心安定不下来。那么,是不是说吃荤的人就不能打坐呢?也可以坐,起码要过一个小时以后,你的这种反映逐步逐步淡化了,才可以去坐。当然,这个秽浊之物,还包括一些不卫生、不健康、变了质的东西。第四,若食不宜之物,则易动宿疾,四大违戾。一个有老毛病的人,就不能吃和他的这个毛病有直接影响,会引起他旧病复发的这种食物。有的人对某种食物过敏,那自己就要注意,在打坐之前,不能吃对自己身体有过敏的食物,比如说有的年老的人,有肠胃病,有高血压,有糖尿病,那么你自己就要注意,你有什么病,就要避免那种食物对你的这个病的刺激,所以说在调饮食方面要注意这四点。
 
调五事的第二件事是调睡眠。本来修行是要精进,以少睡眠作为一个精进的条件,但是完全不睡眠,你想要坐得稳,坐得好,那也不可能,所以要调。调到什么程度呢?不可太放纵,也不可太节制,要适度,保持精力旺盛,打坐的时候不会昏沉,不会打瞌睡,这样对于修行会有利。书上讲,睡眠是无明之法。因为贪、嗔、 痴我们随时可以觉悟,随时可以去防止,随时可以去排除,如果你睡下去了,整个人神智都趋于一种昏迷的状态,那就是无明。你在无明当中,怎么防啊?觉照提不起来,所以说睡眠是障道的大因缘。但是,如果不睡,那就心神恍惚,不利于修行,如果睡得太多,不但是浪费了时间,也会令我们这个心不宁静,善根沉昧。所以,在调睡眠这个问题上,要时时刻刻心念无常,调伏睡眠,令“神气清洁,心念明净”。如果我们时时刻刻能够做到这八个字,那就说明你的睡眠调到了一个最佳的状态,如是方可栖心圣境,三昧现前。
 
调五事的第三件事,就是要调身。调身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在打坐之外,一个是在正坐之中。在打坐之外,行住进止都要安详,如果我们所做粗犷,这气息随之而粗,气粗则心散,在坐的时候,也不容易恬静安详。所以,在平常要使身安静,常使心息调和。那么,到了坐的时候,就要讲究一个姿势,这个坐的姿势有种种的讲法,其中,有一种叫做“毗卢七支坐法”,“毗卢”就是报身佛,毗卢遮那佛。报身佛是修什么而来呢?是从修色而来,修色法而来,成就报身。那么,毗卢遮那佛坐的形态是什么样呢?有七个方面的要求,叫做“毗卢七支坐法”,简称“七支坐”,或者叫“毗卢七支坐”。这个“七支坐”,是就我们身体的七个部分有一些要点,包括足、背脊、肩、手、头、眼、舌这七个部分,这七个部分的姿势都有一定的要求,所以叫“毗卢七支坐”。首先,这两只脚,两足跏趺而坐,我们一般叫做盘腿,跏趺的跏就是两脚相交,趺就是指的我们这个小腿,这个小腿就叫做趺,跏趺而坐,有双跏趺与单跏趺。我们坐不了双跏趺,要练着坐单跏趺,对于我们女居士来说,以单跏趺为好,就不一定练双跏趺。跏趺坐的要求是什么呢?就是要把左腿放在右腿上,就是右腿在下,左腿在上,当然右腿在上,左腿在下也可以,基本的要求,是左在上右在下,这个就叫“如意坐”,左下右上或者说右上左下叫“金刚坐”。大家记住 ,“金刚坐”和“如意坐”,两种方法都可以。这两种方法不是截然分开,有的人, 一会儿是左在上 ,一会儿是右在上,既金刚又如意, 既如意又金刚,两全其美 。开始习坐的时候,可能双盘不行 ,单盘也不行,那怎么办呢 ? 交叉着坐也可以,但是要得定呢 ,难度要大一点,这是七支当中讲了一支。第二支呢,就是讲我们的这个背脊,这个背脊梁要竖直,但是要注意,不要很使劲。因为打坐本身就要一切放松,所以这个背脊一定要自然挺直 ,背脊梁不自然挺直,这个气血、 气脉不通。自然挺直以后,要胸部舒展,有一些身体不好或者年老有病的,开始的时候不要过于的要求必须挺直, 用力不可过分,功夫到家了 ,自自然然就会挺得直。不过, 对于我们身体好的 年轻人,一定要做到自然挺直,自己有这个要求,自然挺直以后,气血容易畅通, 血脉容易调顺。第三 ,是左右两手应该这个样(老和尚做示范),左手在下, 右手在上,两拇指相触,放在小腹的这个地方,靠近丹田,手的后沿贴着丹田,自然地平放在胯骨上面。两手心向上,右手放在左手的手心上面,两拇指轻轻相触,这个就叫做结手印,这个手印就是“定印”,又叫“三昧印”。还有一种方法,是右手在底下 ,左手在上面,这个叫“弥陀印”。一般我们坐禅,都是左在下右在上结“定印”,因为修行是要身、 口、 意三业相应,手结“定印”和修定这种要求能够相应,所以希望手结“定印”。如果我们是修念佛法门的人,你坐在那里念佛,就不妨右手在下,左手在上,但是要求放松,这是一致的。第四,两个肩膀稍微平开,使其平整适度,不可过分地把肩膀沉下去,这样对血脉的流通不利。所以,一般是要两肩齐平。第五,对于头的要求,后脑要收正, 前额要稍微往内收,但是也不要低头,就是使我们的这个下颏,在书上叫做颔,在口语里叫做下颏,压住这个喉结,轻轻地,不是很着意地颔压喉结,可以使我们的左右两大动脉的活动能够顺利通畅。第六, 眼正平视。眼睛要正正地往前看,往前看多远呢?最远不超过五尺,近就在三尺之内,不是睁大眼睛东张西望,也不是把眼睛闭得紧紧的,闭目养神,那都不好。眼睛往前看,平视, 眼帘半开,如果把眼睛闭得很紧,很快就会入睡。第七,舌头微微地顶住上颚,在止观书上是叫舌拄上颚或者舌顶上颚。这个顶、拄在哪个位置呢?刚好在两个门牙的后面。这顶、拄有什么好处呢?口里面的津液会自然地生起 ,自然地流到喉咙里面去,这样我们在打坐的时候,不至于出现唇干舌焦的现象。这七点就叫做“毗卢七支坐法”,这个就是我们调身的要求。

调五事的第四件事是调息,调息才是我们修行里边最关键的部分。所谓息,就是我们这个呼吸,一呼一吸,就是呼吸的一出一入叫做一息。息有四种状态,也就是说息有风、 喘、 气、 息四种相。什么叫做风呢?我们内心觉得鼻子的出入息有声音,这就叫风相;虽然闻不到声音,但是出入之气结滞不通,呼吸不顺畅,快一下,慢一下,这个就叫做喘相;虽无声也无结,但是气出入不细,很粗,这个叫做气相。这三种状态都是息的不调之相,息不调而坐, 则病患易着,心识难定。如果要调治,需用三个方法来调。哪三个方法呢?第一要下住安心,第二要放松我们这个身体,放松到什么程度呢?要像刚出生的小孩,没有满一岁 ,他不会在地上走,要放松到这样一种状态,就是说全身是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儿僵硬的地方,没有一点儿勉强的地方。第三呢,就是要想气遍毛孔,出入通行无碍 ,这样就可以把我们这个气息慢慢调到息相。气息调, 不但一切的疾病不会产生,而且我们的心也容易入定。这样,就可以从风、喘、气调到息相。所谓的息相就是避免了上面三种息不调的现象,即不声、不结、不粗,“出入绵绵, 若存若亡,资神安隐,情抱悦豫”,这就是说息从鼻孔里面出来进去,是绵绵的(就像那个棉絮,很软、很细、很松。),一点儿间隔都没有,出入很顺畅 。你说没有,他也有, 你说有,他也没有,这叫“出入绵绵”。然后使我们这个神,这个神是说不出来的,这个神很安静,坐在那里,既没有瞌睡,又没有妄想,说不出来的那种舒服 ,就是“资神安隐 ”,这就是息的状态。“守风则散”,就是说我们把注意力停留在息的风的状态,我们这个心很容易散。“守喘则结”呢,是指如果我们的注意力、意念放在喘上来守喘,我们这个心就不顺,有结不通,好像那个流水一样,中间不断地有东西障碍,不能够顺顺利利地向前流淌。“守气则劳”,是说如果把注意力放在气上,那我们这个心会非常疲劳。如果把意念放在息上, 气息相依,就是“守息则定”,就会安静,就会入定。总而言之 ,息 ,它的要求 、它的状态,就是不涩不滑,常令平和。我们看那些久参的人 ,朝哪儿一坐,心神愉悦,安安稳稳,耳朵侧着他的鼻子听一听,没有声音。你说睡觉没睡觉,他没有睡觉,因为他全部都符合“毗卢七支坐”的要求。然后,气息微微, 若存若亡,那样的一种安稳的坐法,对身心健康、 对疲劳的抵抗所起的作用,所产生的那种效果,不是吃十全大补丸或吃什么好东西,能够比得了的。所以说,调息不仅仅对于修习禅定作用极大,对于保障我们身体的健康,抵御疲劳,使我们在工作当中精神焕发,禅定功夫的作用也非常大。

调五事的第五件事是调心。调饮食 、调睡眠、调身、 调息, 然后是调心。所谓调心,就是“调伏乱想,不令越逸 ,不浮不沉 ,不宽不急,四相相合,谓之调心。”“不浮不沉 ,不宽不急”这叫四相,不浮, 就是说这个身体坐在那里,不是晃来晃去的坐不住,晃就是浮嘛,所以心粗气浮,身子也不安稳。沉,你坐在这里这样子(老和尚做示范),像睡觉了,就是沉下去了。不宽,就是 左也搞,右也搞 ,坐在那里,脚也动,手也动,简直没有一下停的,你说那怎么能够打坐,怎么能够入定啊?不急,就是说不是绷得紧紧的,也不是过分的放松,不是过分的浮,也不是过分的沉。这四点做得恰如其分,很容易入定,那就对身心健康有益无损,这样才符合调心的要求。如果坐的时候,睡觉了,那就是沉,沉默的沉,沉下去了。怎么对治这个沉相呢?就是要把意念放在这个地方(老和尚手指鼻端),叫系念鼻端 。就是说,把心稍微地往上提一提,本来是要下住安心嘛,下住安心时间长了,就会使身体沉下去,就会睡觉,这个时候就要换一个方法,就要系心鼻端,这样马上精神就会好起来。如果说心神漂浮,我们的念头东想西想,妄想纷飞,这就是心的浮的相。浮,实际上就是掉举,掉举就是妄想多。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应该要安心向下,就是“下住安心”,“下住安心”可以在丹田 ,也可以在脚的大拇指。但是这些方法都不能常用,比如说把心放在大拇指上,这只是对治心的浮躁那一刻。对治好了,心恢复平静,还是要把心放在丹田。比如说,系心鼻端,昏沉过去以后,还要把念头收到丹田来,这样才是打坐最稳妥、最容易入定的方法。这个“不浮不沉 ,不宽不急”,有许多具体的内容,我们在修的过程当中,只要记住我们的心“不浮不沉,不宽不急”这样四个要求, 就可以慢慢地来调整我们的心态,使在打坐当中逐步地进入定的境界。

 另外,在入坐之前,首先要吐三口气,在吐气的时候,要观想身体内部所有的浊气,都随着我的吐气而出来。吐三口浊气以后坐下来 , 练习着把嘴自然地合上, 用鼻孔来呼吸。下坐的时候怎么办呢?不要猛然把腿放下来,首先要把手心搓热 ,手心搓热 以后, 捂住两眼,大概用几秒钟的时间 ,让自己体内的温度通过瞳孔自然地释放 。这时,眼睛不要睁开,不要东张西望, 还是在定中一样,还是这样(老和尚为大家做捂眼的示范动作), 捂了三次,三次完了, 还是坐着,坐在这 儿,慢慢地把眼睛睁开。眼睛睁开以后,把包腿的东西拿开,腿慢慢地放开, 再用手来自己搓一搓 、揉一揉 ,使这个气血恢复流通。 特别是年老的人, 不要猛然一下就起来,要 慢慢地起来。年老的人如果在屋里打坐,还是有一个凳子比较好,不能够直接坐在地板上。直接坐在地板上,起来很费劲,搞得不好,起来摔一跤,那就麻烦了, 所以一定要慢慢地起来。腿要多伸一下,不要在腿还麻痹的时候,就一下子爬起来,会有后果。所有这些都是在调息、 调心方面的要求。调心,还要注意在我们开始入坐的时候,是从粗到细, 比如说身体是活动的,不要一下子收起来;意念是纷飞的 ,要让妄想慢慢地减少。气很粗, 从风到喘 ,从喘到气,从气到息, 这都是从粗到细,从粗心到细心,这是入坐时的状态 。那么,下坐的状态呢?是从细到粗,慢慢地、逐步地使这个身心活动起来。打坐也有个时间要求,不能太短,太短没有效果。开始练习的时候,不妨十五分钟左右,要练到什么程度呢?练到能够坐四十五分钟,那就有效果 ,因为不达到四十五分钟,整个身体的血液、气脉根本活动不起来,不管你是定的效果也好,还是健康的效果也好,不到四十五分钟不可能有效果。这就是所讲的时间的第一个要求。时间要求的第二点, 就是每天坚持在同一个时间,比如说早上每天都是七点钟坐,或者是六点钟坐,那么每天都在那个时间坐。晚上是八点坐,那么每天晚上都是八点钟来坐。不要今天五点,明天十点,后天八点,这样整个人的这个生物钟就会打乱,生物钟打乱了,那个效果就差。关于时间的第三个要求,就是不要在子、午时来坐,晚间的十一点到凌晨的一点,这个是子时,这个时间不要坐;中午的十一点到下午的一点,这个时间不要坐,避开午时。子、午时是天地阴阳大交换的时候,人这个小宇宙也要和天地呼应,在这个时间休息最好。时间方面的要求,有这三个方面。

最后一个五事,叫行五法。何谓五法呢?第一法欲、第二精进、第三法念、第四巧慧、第五一心,此五法不缺,功夫日进。所谓法欲者,就是行者在修禅的时候,经常要有一种要求,要求什么呢?要求每天有进步,要求从欲界慢慢修欲界定,修欲界的未到地定,然后进入到色界,进入到无色界,有这个要求,就叫做法的欲望。有这个法欲以后,就要精进,天天朝着这个目标努力。我现在是在欲界,我还没有得到欲界定,我希望能够得到欲界的定了,然后精进修持,进入到色界,进入到无色界。欲界只有一个欲界定,还有一个未到地定,再往后就是色界有四禅,无色界有四定,都要按着这个次序的要求不断地来进步,这就叫精进。第三呢,就是要法念,所谓法念者,就是要念欲界不干净,希望能够脱离欲界,逐步使我们的定力能够升到色界。到了色界还有色的质碍,还是不得自由自在。要进入到无色界,进入到无色界还有想,要进入到“受想灭”,那就是世间禅定的最高境界,“受想灭”是世间禅定,不是出世间的禅定。第四呢,要有巧慧。巧慧者,就是要自己来辨别欲界与初禅两者之间,哪个最快乐。欲界的快乐都是有形有象,是暂时的而初禅的快乐,就胜过欲界的快乐,但是初禅的快乐又比不上二禅,二禅的快乐又比不上三禅,如是一个一个地这样来比较,一直到灭尽定,运用智慧,不断地舍下定,攀上定,这就叫巧慧。第五,叫一心,比如说,我们一个人要远行,远行有一个目的地,要到达这个目的地,首先就要考虑,道路怎么样,哪个地方走比较方便,哪个地方走比较顺利。我们在修行的过程中,也要了解如何从欲界定修到色界的四禅,如何又从色界的四禅,修到无色界的四定,然后从无色界的四定,又如何修到灭尽定,这就叫一心,就是要有这样一个追求和愿望。
 
今天所讲的这个修习禅定的基本要求,所谓具五缘,诃五欲,弃五盖,调五事,行五法,是我们在进入禅定之前,必须预备的二十五个方法、方便。
 
2006年1月8日讲于真际禅林

上一篇:佛教的和谐精神—慈悲喜舍 下一篇:重走成佛之路
 
江苏高邮护国龙王寺|关于寺院|关于住持|代放生
版权所有:护国龙王寺 苏ICP备130586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