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推荐阅读:[大藏经] [佛教辞典] [般若文海]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基础]
[汉地]
[藏地]
[南传]
[古印度]
[白话经典]
[大藏经·大正藏]
[乾隆大藏经]
[英文佛典]
站内搜索
 
2006年印度朝圣行
信息来源:中国佛教网    发布时间:2007-11-16     [传喜法师]

今天我们慧日寺做火供比较特殊。特殊在于我们老恩师荼毗法会,十一月十七、十一月十八日灵骨入塔,加上印度一圈,几大圣地朝圣下来,所以火供之前我先向大家回报一下,让大家生起随喜心。

     这次去印度,带回来一些法器,还有身上披着的这件厚厚的披单。是正觉塔下,我们DB法王开的世界祈愿法会上,大家供养的。我今天特意把它披上,让菩提伽耶正觉塔下祈愿法会,变成一种加持,带到我们慧日寺来。

     这是专门火供加油用的法器。是从正觉大塔请来的,非常如理如法的、很古老的一种法器。我们前面所陈设的,除了这些从印度带回来的之外,还有世界上最大的坛城——婆罗浮屠模型。这些在我心里有这么多圣地的记忆。

     在我第一次去印度的时候,先到的是佛陀的出生地兰毗尼园,而我们这次朝圣,先是到了德里,然后到了鹿野苑。这次的缘起是转法轮的缘起。鹿野苑也是佛陀转法轮、度五比丘成阿罗汉圣果、具足三宝的地方。再下来我们去的地方,佛陀另外一位大护法给孤独长者的家——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到了舍卫国拜了之后,随后我们才到佛陀的出生地兰毗尼园。兰毗尼园和以前不一样了。过去我们去的时候都是快黄昏的时候才赶到的,这次我们特意安排晚上住在那里,第二天一早去,时间也好,太阳刚刚升起来,大地暖洋洋的,那边没这么冷。

     我们随后去了佛陀的涅槃地,现在叫库西那卡,经典里叫拘尸那罗。也是有充裕的时间朝拜。然后又去了一个我们佛教很重要的大学——那兰陀大学,我们唐僧取经都是到了那里,在那里学习。那兰陀大学过去常住僧众一万多人,教授和尚老师班智达有二千多位,也是我们舍利弗的家,佛陀也曾经三次到过那里。后来成为我们佛教最大的大学所在地。现在中印关系搞好了,也在那里建立了玄奘大师纪念塔。

     从这里出来之后,我们就赶到了吠舍梨。佛陀一生当中去过这里三次,第一次去的时候,猴子挖了一个大水池,甚至还采来蜂蜜,供养佛陀。

     佛陀也是首先在这里制订戒律。比丘尼出家,也是吠舍梨成就的,当时大爱道、耶输陀罗带着五百释迦佛的女子追着佛陀,赤着脚追,追得很远。从迦毗罗卫国一直追到这里。阿难陀尊者实在是怜悯她们,就再再地向佛陀求情,最后以八敬法成就了她们出家的愿望。这里也是佛陀涅槃前最后一次说法之处,佛陀宣布:我将于明年几月几日入涅槃。所以“预知时至”,我们佛陀是最早的。

     吠舍梨这个地方也是世界上共和制最早的国家,他不是皇帝,他是民选的,一层一层选出来的,这在我们地球上民主国家是最早的。佛陀在这里作鉴证。当时其他国家侵略他们,眼看就要打仗的时候,这里的人民很怕,就问佛陀。佛陀说:你们放心,我们这个国家不会受到灾难的,因为我们这里是民主国家,不受暴力威胁的,而且民主国家做什么事都商量,是肯定能打过他们。结果以佛的威德,他们打到这里之后,就自动放弃了进攻。所以这个地方在我们世界人类历史上是很著名的。

     我们现在去到的阿育王石柱,那个石柱最坚固。我们到处圣地去看过,阿育王石柱,都是断的断,倒的倒,石柱顶上的狮子也好、大象也好,各种兽有的都掉下来了,只有吠舍梨这个地方,石柱还是那样屹立在那里二千多年了,狮子还是非常雄伟、有力,朝着佛陀涅槃的地方。而且这个地方距离拘尸那罗也比较近。这真是很奇特,民主国家,你们看,就这样立了一块石柱,它都那么坚固,一直屹立到现在,纪念着佛陀的那些历史。所以这个地方最大的两座塔——舍利塔,大的是佛陀的,边上的就是阿难尊者的。

    阿难尊者的舍利塔有两座。当时阿难尊者老年的时候,两个国家在为疆土而打仗,为了调御两国争斗,他不忍心人民生灵涂炭,因为这两个国家的人民都是他的弟子。于是他就显现在空中,以火光三昧入涅槃。空中所化的舍利,就分在这两个国家当中,两个国家的人民、士兵亲眼目睹阿难尊者横生在空中,然后火光三昧化身。焚化了之后,舍利飘散下来,大家争斗的这种心都灭了,心地也都非常平静、安详,自然就不再想着争疆土、为着争义气而去打仗。大家都拾起舍利,两国从此修好,和和气气地定和平协议,随后两国就把阿难尊者舍利奉供在本国中,所以就形成现在两处舍利塔,主要是在吠舍梨这个地方。

    从吠舍梨出来往前就是灵鹫山,在印度的大地上都是地平如掌,开车要开好几天,飞机上看不到山的,正北面就是喜马拉雅山,雪山。前面就是一片平地,但是到王舍城附近,过去的摩伽陀国,就开始有一点点山,这就是著名的灵鹫山。我们佛陀当时来到摩伽陀国政治经济宗教中心,在这参学老师的时候,摩伽陀国国王频皮娑罗王给他约定好,你要是愿意跟我做朋友的的话,我可以分江山给你一半。但是佛陀悉达多太子一心为了生死大事,要修道。频皮娑罗王非常感动,说你若证道之后,愿先来度我。

    所以当时这个地方当时是一个非常神圣的地方,我们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也先是住下来,然后第二天礼拜。登上佛陀授《妙法莲华经》的授法台之后,夕阳西下。回去第二天去竹林精舍。那天我回来,大家来接我的时候,我手上拿的这根竹杆和龙头拐杖,就是出自这里。这个地方灵鹫山,我们佛教徒知道,“灵山刹土”,是我们本师佛的净土。所以我们在这里做了一些朝拜之后,就前往菩提伽耶,佛陀成正觉、苦行,都在这个地方。尼连禅河,就在苦行林边上,现在这片地方还保存着,苦行林还有林的,尼连禅河的水还在流淌着。

    每次去朝圣,我都想:菩提伽耶要能多住一段时间哦。去年是在鹿野苑,住了将近十天。这次在菩提伽耶住的时间最久,住了十天,如愿以偿。在那里,我们参加传法的法会、祈愿的法会。我们去朝圣,就围绕着正觉大塔。在我前面供的这个塔,就是正觉大塔最顶端的。这个塔的模型,是我们释迦牟尼佛在的时候亲自设计的。它这个设计是过去杀人魔王央杰摩罗的时候,他的那把杀人的刀做的这座塔。所以这座塔的传承就是,只要是这座塔的造型,它的塔顶必然有一个杀过人的刀取下的金属嵌着那里,保持着这种传统的加持。在我们西藏最多。但是它的源头是在印度,所以我们这次在那边,听法也好、修祈愿法会也好、朝圣也好,都是非常幸运。

    以往尼连禅河只有雨季的水才是满满的,干季是没有水的。今年,去不错,居然还有水。于是连忙鞋子、袜子一脱,赶快趟过去。因为经典里有记载,我们这个娑婆世界,所有的佛来到我们地球上,都是要在尼连禅河边修行,趟过尼连禅河而成正觉的。看到今年有水,赶快趟过去,我们也早一点业障尽除。居士们看着我趟过去,也跟着后面很开心地趟过去。那里的沙都是透明的。然后我们去了佛陀苦行的地方、龙洞,大迦叶尊者的地方,那些圣者的足迹。

    本来这次法会如果圆满的回来,要到农历十八日即元月六日,但是我想到我们师父荼毗法会确实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就提前离开了。在菩提伽耶过了元旦,晚上就往回赶。二日到了德里之后,大雾天,飞机不能飞,又被担搁了。

    我们到了德里之后,又去拜见德里博物馆,佛陀的舍利。拜舍利到那里很好拜,都是真正的舍利,有个石头的舍利罐,那个舍利是佛陀的家乡迦毗罗卫国出土的,还有很多块佛陀的骨头。德里博物馆没什么人去的,就我们几个,大厅空荡荡的,由警察保护着,我们进去朝拜,又能拍照,又能绕塔、又能顶礼,也没有人打扰。但是一靠近舍利,暖洋洋的这种感觉,好像投靠在佛陀身边一样。所以我跟大家说,我们这一路朝圣,都是追随佛陀足迹,一生的足迹,最后到德里,又来到佛陀的身边。佛陀说见到舍利如同见到他本人一样。所以我们回来之前,也去拜了这个圣地。

    在我们中国,舍利不好见的,像北京灵光寺,西安法门寺,都很难见到真正的舍利的,我去时还是见到两次,平时看不到的,法门寺的也是,供的三个都是影骨。我们到阿育王去拜舍利,我看到现在了,确确实实不可思议的。曾经有一次跟着师父去的时候,我跟那个管藏经楼的说:让不让拜一拜?那天晚上后来我们很熟了,那天晚上就一直拜,拜到十点多钟,拜得感觉到好像满殿都是金色,看这舍利的时候,一开始是黑的,后来我再拜的时候,忽然黑的里面发红的,就好像一块炭烧啊烧,变红了一样。炭是黑的,一烧它,就是红的,一看就是红的!浑身汗毛就“咚咚”发热,浑身的汗毛细胞一下都就热起来。所以阿育王的这个舍利不可思议,而业障重的人看都是黑的。在座的,你们去看,有没有是白的?

    今年朝圣也不错,一路跟大家讲笑话,朝圣路上老太太们也没事干,在打瞌睡。朝圣就是这样,从一个圣地到一个圣地,要很久。我们说嘛,在我们内地旅游,是“上车睡觉、下车开刀”;在那边不一样,是“上车睡觉,下车尿尿”,到地方搭帐蓬。很多居士囔着“洗手间,洗手间”,我听了都觉得好笑,哪里有洗手间。我说房顶上镶满钻石,大地上铺满地毯,这高级!所以一路上给大家讲笑话。

    朝圣确实是非同一般的。所以今天我还跟我们当家果义法师讲,他去年跟我们去过。我说禅堂里没有开悟,念佛堂里佛也没有念好,念经也不容易,去朝过圣了,临死之前只要你还记得,哦!菩提伽耶!肯定得往生,就这样。去朝过圣就这样,那有人说我印度去不了怎么办?普陀山去过也不要紧,普陀山去不了也不要紧,到过我们慧日寺也行。你死的时候想起来,“慧日寺交关清净”,这也蛮好的,也不会堕落的,也能够往生的。所以这个也是人生当中的一种经历,它是朝圣,不是朝烦,圣有圣的不可思议的地方。我在这里试过的。

    有一天,一个信徒,他有阴阳眼可以看到,说我哪个房间有鬼,都把它招出来。还有那些没有度掉的,还有路过的,那天集中在一起,我在摇铃子念经。我们有很多方法可以帮助它,比如说我们一心一意地念往生咒,或者我们一心一意地念阿弥陀佛。超度它们最好是实相念佛,念观音菩萨,观音法门,像我们师父念“观世音自在菩萨”,那样子忆念,也会对它们有利益。

    那天我特别忆念佛陀成道菩提伽耶,当我一想起的时候,整个场景就现在我的脑子里,很多出家的、在家的四众弟子、世界各地的,非常精勤地绕着这个菩提伽耶塔,外一圈、里一圈、再里一圈,很多都是,瞌大头的瞌大头,供曼茶的供曼茶。佛教的中心就在菩提伽耶,各个传承的,各个不同种族的,所有传承的,都聚集在这里,每天如此。就那样转。我一下这个镜头现前的时候,这个鬼马上坐在莲花上走掉了,这叫忆念圣地的加持,就是很奇特的。

    像我们拜舍利也是。拜佛舍利犹如亲见释迦佛陀,“若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见到佛,就能帮我们了生死的。对法呢,有时候我们还不太感受到。所以为什么佛陀涅槃了,那些弟子们包括阿罗汉尊者们,都哭得晕过去,汗毛里流血啊。那阿罗汉已经成阿罗汉了嘛。因为佛陀在世的时候,你见到佛陀能开悟;见过佛陀没有开悟,想一想佛陀就能开悟,佛陀走过的脚印,你看到了,都能灭无量业障,那个阿育王寺有供着佛足迹,那个足迹就是印度,佛亲自留下来的,佛说:“若有弟子见我脚印至诚恳切礼拜,灭无量生死重罪。”佛陀的脚印,还不是佛陀的脚呢!

    这是不一样的。就像我们师父在的时候,现在对我们来说,师父完全在我们心里面,确确实实我们在做这样的法会,我也没有流泪,走到哪里,师父早已经在我们心里了,师父的声音在我们每一个细胞里好像光明都遍满了一样。但是有时候暗自想想来的时候,我们还是要流泪,为什么?因为从今以后再也看不到师父的肉身了,像给师父擦脸、剃胡子、剃头、擦背、洗脚、按摩。有时候在擦耳朵的时候,我一边慢慢擦,一边按摩,我跟师父说:“这耳朵,全世界见不到第二只哦”。师父的耳朵不单大,而且厚,师父的耳朵肉敦敦的,讲话会动的,你们看录像时留意看,师父讲话的时候头一点,耳朵垂得“咕咕咕”,就是弥勒菩萨一样的。看过师父的耳朵你就会相信,佛确实有这样的耳朵,否则你看了佛像,你不会相信的。

    所以这次我们去佛的涅槃地,我和海涛法师,我们都跟大家打招呼:不要哭,不要为佛陀而哭,应该为自己哭。但是到那边看着佛陀躺在双树间,还是忍不住泪水哗哗地往下流。为什么?这样大雄大力大慈悲的佛陀,再也见不到了,众生没福报,见不到了。

    到了德里博物馆,见到佛陀的骨头,一块一块很大,不单单见到,我忆念释迦牟尼佛的样子,感受得到的。你闭起眼睛靠近舍利子,是不一样的感受,那种放射的磁性,那种力量,我们靠近大修行者、靠近DB法王、噶举传承中那些修行得好的人,也是一样。

    那天在菩提伽耶的祈愿法会上,法会几千僧众,我们DB法王请海涛法师、我为上首弟子,坐在上面。边上还有明就活佛、蒋贡康楚仁波切和还有一位哪里来的活佛,也坐在上面。那天他来了之后,就坐在我边上,跟火炉一样的。他一来,整个这个范围就不一样。我在想:这家伙这禅修功夫,这种定力,他的这种三昧光,真厉害!所以我主动从口袋里掏出一百美金,我把名片给他,希望他加持加持,功德这么大。后来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在菩提伽耶祈愿法会的时候,授八关斋戒,那天他主法来给大家授。授的时候三师,他是其中一位。这说明他的功德是很大,否则DB法王也不会选他到这里来。还有另外一位,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的顶髻高出,那个肉髻都出来了。一看也是,修得很好。DB法王很慈悲,就我一个算代表,也是对我们的一种特殊的爱护和鼓励,可怜我们。但是作为汉地、汉传佛教的代表坐在上面,我就感到“冷嗖嗖”的。佛法传到我们中国来了,加水又加水,变得淡淡的,不一样了。

    印度的佛法,虽然消失了有将近700多年了,现在你去看,那还是浓浓的味道。街上没有杀生的、没有卖肉的,印度人都是吃素的,不抽烟不喝酒的。车开过去,无论到哪边,有事没事,连卖小玩艺的小商贩都是打坐的,我们这里就不得了了。我们师父说,“会两堂功课值20亩地,会打坐值20亩地”,好像就是地主的味道了。这跟我们怎么比。那里业障轻,我们这里业障重,那边是佛陀亲自走过,在那边讲经说法。佛法保存了一千多年,全世界都是从那边发源出来的,所以那个加持确确实实不一样。

    所以火供前我为什么跟大家讲讲印度,希望大家从“冷嗖嗖、淡刮刮(宁波方言)”中得到一点加持。我们忆念起来都有加持。所以我空了我就忆念:我现在坐在兰毗尼园,我现在坐在菩提伽耶,我现在住在瓦拉那西,恒河边上,常常观想。但是我到印度之后,我就观想:我现在坐在慧日寺,代表所有有缘众生,一起去印度朝圣,对不对?不可以把大家拉下的,朝圣是很大很大的福报。这两天冷空气来了,有点冻得冰冷冷的,乘着我心里面的印度还是暖洋洋的,来跟大家作个分享。今天太阳出来了,我就想:今天跟印度一样。我们讲的法,就带着圣地的气息,我们得到的所有加持,融入在我们心里面,然后从我们的口发出来,带领大家进入圣地。

    你看,恒河的沙撒一下就能解脱,尼连禅河的水趟一趟就能解脱,菩提伽耶的名字听到都能灭无量业障。“菩提伽耶”,我们要记得哦!“菩—提—伽—耶”,听一听都能灭无量业障。像那兰陀(nalanda),莲花的意思。这是个圣地,每一个圣地,听到名字,都能得大加持啊。

这次回来,我还带回一根从竹林精舍带回来的竹竿。有人说拿竹竿回来干什么?不听话敲屁股!除了不听话要敲,听话的,那是加持噢。频皮娑罗王供养佛陀的,有机会给你们加持加持。还有我特意带来了菩提伽耶的土,这是挖掘机挖得很深得到的。我说,这个好!平时想挖挖不到,挖得很深的土,多请一点回来。我们寺庙里虽然有菩提树,这次带来的是娑罗树,佛陀入涅槃的。下次还要带无忧树,几大圣树都要带回来。满心欢
      我把这些亲自去的体验告诉给大家,共同享受这圣地的带给我们的喜悦。
      南无阿弥陀佛!
               (弟子慧敏根据传喜法师2007-01-10开示录音整理)      

上一篇:带你进宝山 下一篇:觉者归来
 
江苏高邮护国龙王寺|关于寺院|关于住持|代放生
版权所有:护国龙王寺 苏ICP备130586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