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念佛感应
持诵白衣神咒,感应菩萨救三难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7-09-07 点击次数:

 我在北平读书时,在订阅的报纸中,见到附送的观世音菩萨白衣神咒,心生敬仰,就背了起来。后来在江苏句容县任职,每天上下班须经过观音庵,心中则作入庵礼拜及对圣像持诵神咒的观想,很少间断。民国廿六年冬,日军入侵,句容情势紧张,南京杭州间交通断绝,为了安全,借车送眷属先到镇江,再由镇江转往淮阴暂避,打算以后一同前往武汉。眷属离去的第二天早上八时左右,突然妻由镇江来电话,说昨天渡江往北到仙女庙时交通受阻,连夜返回镇江,现在北去淮阴既不可能,想回句容也没办法,目前暂时住在码头附近旅社中,等我前去决定一切。我听后不知所措,第一没车前往镇江,第二到镇江又怎么安置眷属?第三自己什么方法再回句容(上级命令不得擅离职守),在此时,只有祈求菩萨加被,别无办法。放下电话后,茫然走出办公厅,忽见厅前停一小轿车,急忙向前询问开往那里,碰巧是开往镇江,大喜过望,坐上车后又问车从那里来?答说派来运送重要文件,又问为什么车还没开走?答说因有人忘了东西回去拿还没回来,所以没开车。在我想来,这辆车就像专门等我乘坐的,不然那能恰好这时有车,就是有车,那会必去镇江?若没人忘了东西,车早已开出,我又那有机会搭乘?这一切若不是菩萨庇佑,那能这么巧。到镇江后,决定送眷属先去武汉,此外没有别的路可走。当时镇江人心慌恐,都作疏散打算,英国商船德和轮正停泊江心,是开往武汉最后一班轮船,午夜就要开驶,船票早就卖完,上船的人,须先坐小舢板到船边,用手高举著船票,不然英国水手就用水枪喷射,阻止上船,据说载重量已到饱和,不得不加以限制。从岸上远望船舷,只见堆满行李箱笼,旅客则睡在空隙地方。码头上人潮拥挤。许多人来往奔走,愿用高价买船票,但都没人买到。我人地生疏,言语不通,更不敢梦想。因此在码头上徘徊很久,失望的回到旅舍,无法可想,只有与家人相对叹息,焦急的情形,现在想来,余悸犹存。到了这个地步,只有祈求菩萨加被而已,正在默诵及祈祷中,门忽然被推开,一人手拿船票,直入室中要卖给我,说他因事故不能搭船,愿照原价钱出让,并且说在这兵慌马乱中,实在不想发不义之财,我在千谢万谢中,买到这张逃生的船票,真是如鱼得水,立刻将妻子们送到船上。旅馆的人员,看到了很觉惊奇,想不通这时怎么有人卖船票?又为何直接就到我房里卖给我?为何甘愿原价卖出?我则深切体会到,菩萨威神之力,实在不可思议。我因职务关系,送内子上船后就洒泪分手,将来能不能到武汉一家团聚,无法预料,一时国愁家难,齐上心头,悲哀凄凉的心情,已不知走在何街何路,忽然想起如何回去句容的事,不禁又站在街中发呆。这时忽听前面巷里有二人争吵,原来是一货车抛锚,车主和司机互相责骂,问他们车子到那里,说要回南京(经过句容),我听了大喜,恳求搭乘,于是回到句容。下车后,立刻前往观音庵礼拜,并抽一签,请示能不能到武汉与家人团聚,签上说:‘欲攀丹桂上蟾宫,岂虑天阶路不通,望用一般音信好,高人亲送到苍穹’,后来果然和句容县长结伴到武汉,和家人团聚。

经过这次感应,我持诵白衣神咒更加虔诚,如果因事没诵,则尽量补诵。民国卅年在河南任职,机关内有枪枝,我喜欢玩枪,也放一枝在卧房,时常装退子弹消遣。当时内子正怀孕,怀中抱著次子,坐在对面床上,我无意中用枪口对著她,当时认为子弹已经退出,不觉中触动板机,觉得有东西阻碍著撞针,心里知道不妙,急忙检查枪枝,只见有一颗子弹,卡在枪膛,当时害怕得手足发软,面色改变,妻子已经察觉,惶恐的责骂说:‘常常劝你不要玩枪,以免危险,总是不听,今天若不是废弹,就要闯下大祸了!’我一时已没勇气再弄枪,就叫机关的乔队长来,请他退出子弹,并告诉他经过情形,他见弹壳尾部已撞一小坑,也说:‘幸亏是废弹,否则不得了!’他退出子弹后,因为好奇,又装入,走到室外向空试射,只听轰然一声弹已飞出,同事们纷纷出来探询,以为枪枝走火,我们则面面相视。使人无法了解的是,这颗子弹既不是废弹,为何先前不响,现在向空射击,为何又会响,大家都说奇怪,乔队长则称赞我福气厚,我自知那有什么福德,所以没有惹祸,应该是礼拜观世音菩萨得到的奇迹。
来台后,家中供奉观世音菩萨。卅九年秋,次子患头痛发高烧,又发痉挛,身直如棍,两眼上翻,抽动不停,经省立台中医院诊断为脑炎,入院七日,仍昏迷不省,一滴水也不能喝,只有整日抽动,见此情形,黯然神伤,想起在流离迁徒中,抚养不易,今已八岁,想不到患此疾病,不禁凄然泪下。于是默念菩萨神咒,恳求加被赐佑,念不到三遍,竟睡著了,半夜听到次子向我要水喝,真是高兴极了,倒开水给他,并没有喝下,只有用手将杯推向床边,把被都弄湿了,又昏沉睡去,但已经没有抽动的现象。再次醒来,要水喝了几口,随后用手左右乱摸,像找东西,问找什么?答说找帽子,他并没有带来帽子,想是梦语,未加注意。次晨已能睁眼看东西,较清醒,问他知道现在住什么地方?答说不知,又问他昨天喝开水找东西记得吗?答说先拿水给同来的小孩喝,第二次才自己喝,但帽子被那个小孩拿去,问他那个小孩从那里来,答说:‘我在一个地方看戏,那小孩要送我回家,他走时将我的帽子拿去。’我最初还不了解这是菩萨的加被,随即领悟到‘送他回家,拿去帽子’,这不是菩萨拔除他的脑炎疾病,使他神识回到本体吗?不禁诵念圣号不止。从此次子日渐康复,不到两星期就出院,而且没有遗留任何毛病,也真是太奇怪了。
观世音菩萨倒驾慈航,辅弼阿弥陀佛,度化众生,脱离苦海,超登彼岸,我们怎么能不一心恭敬礼拜观世音菩萨,虔心持诵六字洪名‘南无阿弥陀佛’呢!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