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念佛感应
消障灭罪 不避死亡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7-09-13 点击次数:

   我是万分的喜悦,万分的庆幸,亲身见到张师兄往生的种种瑞相,临终前和我握手告别,见佛接引时拜佛、念佛安祥而去。这是他平素的精进修持,依靠阿弥陀佛的大慈大悲,大愿大力的成果,而得到如此的安善瑞祥!

  说到张师兄和我的认谶,有一段大因缘在内,张师兄本来是信天道的。九二年与我认识,我就把净土法门介绍给他,并把净空法师的讲经像带给他看,自此舍弃道教,皈依佛门。并开始念佛,广做善事,不做恶事,受持戒律。

  去年春,他忽患食道癌,加上肠胃不好,吃下就泻,病情严重。在江阴人民医院治疗,要动手术,须先付壹万五千元。医生说即使开刀,也只能活三个月。当时想,钱要这么多,家境贫穷,拿不出,又加上身弱体瘦,怕手术时出事。经他和母亲、居士道友商量,决定出院一定要靠阿弥陀佛。如果有寿命,念佛能康复;如果缘已尽,就求往生,不要再受病魔苦楚了。了生脱死,往生极乐,本来也是念佛人,一生修持的心愿,因此就出院回家,在亲属莲友的商量下,得到上海通北路,朱雅维大师兄的大发慈悲,就送到上海大师兄处念佛消业。本来在家他吃小半碗粥要四十至五十分钟,吃下去还要吐出来。谁知一到大师兄处,就吃了一碗半的饭,吃得很快、很香。大师兄当时很惊奇,说张师兄吃饭这么好,哪像有重病?这真是佛力加持,不可思议!大师兄教他早晚一百零八拜佛,念无量寿经,住了八天,病全好了,就回家去了。

  后来,他到我们硕放来住半年多,早晚精进念佛,念无量寿经数部,念佛绕佛一向专念。

  到阴历十一月前回去,身强力壮,脸色红润。忙时割麦插秧,种一亩田。这是靠阿弥陀佛才能起死回生。恢复康健,胜如常人。今年来硕放两次,第一次住半月多,这次来十多天,并参加我们十天精进佛期。他念了三天,就对我说:‘你替我打电话回去,叫我侄儿侄女来接我回去。’我说:‘你住在此地同样念佛,回去做啥?’他说:‘我要往生了。’我对他说:‘即使往生在这里也可以,何必回去。’他说:‘我也愿在此往生,但有不明事理的人,见解就两样了。我是活著去的,阿弥陀佛来接我去的。人家要说我是死在佛堂里的,对你朱阿姨有影响,对佛堂也不利的。因为大家知道我是靠阿弥陀佛,才消除病魔,活了一年多,但会有终究还是死掉了的错误想法,所以我要回去。

  回去以后和老母两人闭门净修。吃过饭后,到自留田去走走,挑水种菜表现给大家看看,说明我精神好,活著往生,不是死了去的。我还希望硕放、无锡、峭岐许多念佛姊妹,一定要团结,在上海大师兄周围。请无锡缪师傅要一向专念。千万要万缘放下,单念一句阿弥陀佛,专想一尊阿弥陀佛,专拜一尊阿弥陀佛,坚决往生西方,大家同生极乐。千万拜托你朱阿姨,代我转言祈求,不要再念其他经咒,单念无量寿经或阿弥陀经,一句阿弥陀佛念到底,等阿弥陀佛来接我们。他说:‘我一定能往生,阿弥陀佛一定来接我,并且不要多少天,回去很快能往生。’我说:‘恭禧你!大概啥时能去呢?’他说:‘大约在我生日前后。’我问他,生日几时?他说:‘阴历九月十九日。’他对我处邹德昌师兄说,在生日前往生,这是预知时至。

  我们早饭后,一同到街上走一圈,手拉手地在街上游走,边谈边笑。每遇熟人道友,我总兴奋地说:‘他要回去往生了。’明理的人都合十恭禧。许多人见到他轻健活泼的样子,又没大病,怎说要死了呢?我说:‘他是阿弥陀佛来接他去的,不是要去死,你们要懂这个道理。’人家听了半信半疑。

  我由他代我煮了几样菜,他烧水,我上灶。饭后,他洗碗刷锅,作为临别纪念。又代我打扫场地,他说:‘我要扫除罪障,轻装往生。’我们讲了很多分别话,他对我讲了很多开示:‘注意身旁一切人事,谨慎小心办事。有你真心办道,利生弘法,佛菩萨一定会加持你。如果有听骗不听劝的人,你不要勉强他。佛不度无缘人,何况我们凡夫。到时候他们能觉悟过来,是他们有福德,成佛的机会到了,他也欢喜。如果不听,你没有损失,是他们少善根少福德,错过了成佛的机会,未免太可惜。朱阿姨,你要记住我的话。’我听了深刻铭心,他这话都是佛智佛见,我当奉行。

  他回家后,日夜念佛,九月十七日开始不吃东西,二十日开始不再饮水,还去挑水种菜,精神很好,十天后,身感疲劳,就躺在床上,仍是念佛。见到佛和余玲珍师兄(硕放九五年四月往生西方的居士一同去接他。为了挂念上海的大师兄,和我们硕放的几位师兄,才没有立即去,打电话到上海、硕放等我们去。十月三日我们硕放的师兄,和上海来的朱雅维大师兄,在无锡会合一起到峭岐。当见到朱雅维大师兄时,张师兄立即坐起握手,又和大家招,喜形于色,大姆指摇摇。见到我,双手紧抱,久久不放,又指指墙上的警语,脸看著我,字语是—‘喂!您今天怎么样?’我问他说:‘是你写的吗?’他笑著对我点点头。

  我们三四十个佛子,昼夜助念四天。其中魔扰三次。第一次我们大声紧念一刻就复正常。第二次比前一次厉害,他把手上的念佛珠丢掉。问他在念佛吗?他摇摇头。听佛声吗?又是摇头,而且见他烦躁不安。我立刻披上戒衣,佛前至诚敬香,礼佛祈求佛力加持,即把身上戒衣盖上他身,立即平稳。叫他一心听佛声,跟大家念佛,不可间断。他点点头。第三次的扰乱更紧迫了,眼发红丝,脸色凶恶,双手抓人的样子。我又在佛前哀祈阿弥陀佛大发慈悲,赶快来接张杏才。这是佛魔相争的时候了,一定要求我佛护持正法,一定要求法轮常转,广度众生,佛日生辉!祈求后,急奔床前说:‘一切冤家债主,请你们听著,张杏才过去对你们是不好,我们念佛人,深信因果,但过去不知,现在已是将要往生西方成佛的时候了。请你们决不要阻饶他。你们一定要和平共处,共护正道,你们帮助他赶快往生,让他成佛以后,来救度你们,这是双方有利。如果你们要讨他命,对你们也没有好处,你们永远在轮回中。现在你要他一条命,将来他也要报你,冤冤相报何时得了。我劝你们要破迷开悟,不要再愚痴了,大家共同念佛,放他快快往生,大家都有好处。’我把搭衣紧紧盖到他身上,并又高声喊:‘张杏才你今天怎么样了?今天是你了生死,离娑婆成佛的时候了。快快念佛,才不枉费你一生精进的修持。记住!记住!阿弥陀佛来接你的时候到了。’他就平静下来。我问他在念佛吗?他笑嘻嘻地翻身过来,双手握住我的手,久久不放,和善地对我笑笑,急坐起来,双手合十三拜,口念:‘佛菩萨!佛菩萨!阿弥陀佛!’又睡下去,不多时,又急坐起来双脚跨下床沿坐著。我说:‘张师兄,你有愿要立著往生,是不是想站起来?’他笑著点点头,我说你就立吧!他双脚一踮两脚著地,口念:‘阿弥陀佛!佛菩萨来了!’我说:‘你的愿已满了,你躺下吧!’那时我才想到叫孔寒娣师兄,赶快去把摄像师请来。等来摄像时,他又起来,那时只半坐一下,没有坐好即睡下,翻身几下,自己睡下仰卧正中,双手合十在当胸,在居士们高声紧念声中,佛光彩蓝,佛来接引去了。

  往生时,他村上兄长周银宝,见到红光莲白,五彩佛光从西天照下。同时村上建芬阿嫂,在后门见到佛光照得雪亮。她还当是闪电,怕下雨了,谁知天很好,是佛光照耀。助念的郭家珍师兄,见到窗户上佛光射进来,拉蒋丽芬看,谁知蒋师兄早已看到佛光,射到张师兄身上枕边已有几分钟了,给她一拉不见了。异香满屋,阵障扑鼻而来,空中佛声响彻云霄。在往生前一天,张杏才师兄就跟我高声说:‘我对你说,两天两夜佛声不曾断。’说时手指指点点,满脸笑容。

  我和孔师兄,王瑞珍师兄打电话向上海大师兄、硕放儿媳陈道英报喜时,大家喜庆万分,都感佛恩于万千。就在当时又闻异香扑鼻而来,孔师兄兴奋地说:‘张师兄已到西方,给我们报喜了。’我们那时高兴得互相拥抱。第二天我们开往生告别大会,又闻阵阵异香,一切后事安排,照张师兄往生前的交代:凡是佛姐妹定要请到。凡来人不受一份礼。村上亲戚人等,哪怕要饭的人来到,也要一律平等对待,请他们同桌饮食。全素食,不杀害生灵,移风易俗,破旧立新。

  还请了一个军乐队,单吹阿弥陀佛四字洪名,佛声冲天,天音佛音,响彻天空,佛声笑声,喜气盈门。一人成佛,历祖超升,张氏门中,荣宗耀祖。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