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念佛感应
临死惊恐 忆念观音救性命
出处: 录入: 上传时间:2017-10-12 点击次数:

   胡恭叔,四川成都市人,出生于一个乐善好施的书香家庭,聪明好学,才华出众。二十年代至四十年代,在四川军政界任职。曾任灌县(现都江堰市)县长及成都市政府秘书长等职,1950年清匪反霸运动,他被逮捕回灌县,经过群众大会批斗,被判处死刑,关在监狱里,等候枪决。

 
  这时,他感到死在眼前,惊恐异常。他忽然想起母亲一生非常信奉观音菩萨,常诵《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念观音菩萨圣号,并给他讲述过许多观音菩萨救苦救难的事迹。他对母亲很孝顺,但对她讲的这些,总觉得是神话、迷信,生不起信心。现在,大难临头,没办法只好默念菩萨圣号,由于心情紧张,念得十分恳切,好像落在水中呼喊救命一样。寸时刻刻都抓紧念,夜里睡不着还是念,有时做恶梦被绑赴刑场也在念。
 
  有一天被告知:某日处决。问他有什么话要告诉家属。他回答没有什么说的。到时却不见动静。过了一段时间,又通矢口一次,但还是没有动静。后来才知道,因受其他中心工作影响,处决他的群众大会一再被推迟。这时,他突然患恶性疟疾,病状十分严重。当时监狱没有医药设备,管理人员出于人道主义,告诉他可以保外就医。他心想,要能病死,可以不受枪决,那真算万幸。因此,他回答不用保外就医。但监狱管理部门还是通知他的家属前来办理保外就医手续。手续办妥后,他便跟着家属回到成都市宽巷子街老宅治病。回家后,他还是万念俱灰,只有一心称念菩萨名号,觉得在念佛时心里好过点。一天,他偶然读报(在监狱里,只能听读报学习,不能自己阅读),忽然看见一条新闻中,提到上海市副市长曹荻秋这个名字,他感觉很熟悉,但想不起具体有关情节。经过慢慢回忆,勾起一桩30年前的往事。
 
  那是二十年代,胡恭叔在川军师长陈离(起义将领,曾任农林部副部长)的司令部任机要秘书,颇受陈的信任。当时国共合作,曹荻欢(四川省资阳县人。现为资阳市)是中共派至陈离师部的代表。陈的部队驻防广汉县(现广汉市),曹和胡年纪差不多,彼此谈得来,交情很好。后来,国共分裂,陈离接到国民党的密令:将曹拘捕处决。这时,胡就向陈建议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去欠一条命债呢。回复上级说,曹已闻风潜逃,就了结了。”陈同意照办。胡又建议送曹一笔路费,并亲自陪曹去成都帮他设法逃离四川。胡回忆起这段往事,认为当时对曹还是不错。但是,他听说共产党是不讲私人情面的,写信去求曹怕也不会帮忙的。这事他翻来覆去地想了几天,后来觉得反正自己是要死的人,管他理不理睬,写封信试一试。他便写一封信给曹荻秋,叙述过去那段历史和目前自己的情况。过了一段时间,接到曹的复信说,你当时做那件事,是对革命立功,不是个人友情问题。我已将情况介绍给有关部门,会作出从宽处理。后来,胡被释放,曹又介绍他在北京中国科学院工作。退休以后,身体健朗,80余岁在京病故。
 
  胡恭叔这段具有传奇色彩的惊险经历,说明他虽然造下许多罪恶,将受到应得的果报。但是,由于他母亲一生信奉观世音菩萨,种善因,培福德是属于远因。同时,也由于他在大难临头时,想起母亲的教诲,生起忏悔的心,能够至诚恳切称念观世音菩萨名号,求消灾免难。这是近因。这样才能感菩萨同体大悲之心,以不可思议大威神力,“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感应道交,才会呈现神奇般的结果。不但从死神手里逃出活命,而且立刻化灾难为吉祥。无怪他以万分惊讶、极度感恩的心情说:“观音菩萨是喊得答应的!”
 
  笔者与胡系亲戚,曾几次听他谈这件事。我是三宝弟子,应当如实加以记录。

关爱生命,关注护生园(护国龙王寺)